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双黑】一段云

*大正paro,学生宰×少年杀手chu


太宰治此生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还年少。他在横滨长大,十七岁那年春日来到京都,遇上了中原中也。京都风物清崛,亦多清物,紫藤花沾满雨气。

年仅十七岁的太宰治在那年初夏,在一场洗尽残春的大雨之前,在漆黑的街上与中原中也萍水相遇。那时候,年轻学生常常光顾附近的书店,买两本外国书,然后来到书店附近,在茶点部等地方喝咖啡,抽一支金蝙蝠香烟,最后回到家里。那一日太宰治去买当时书店特有的灰色底子配深灰色斜格的信笺和信封,拎着书袋缓缓往家中走,在街道上遇见了橘红头发海蓝眼眸的小少年。

那时一只飞蛾飘飘悠悠地贴着地面飞过,店铺早已打烊,...

【双黑】失楼台

太宰治遇上中原中也的时候,两人都衣冠楚楚。那时候正是黄昏,太宰治正站在歌剧院门口的台阶上,波洛领带和衬衫领扣散漫堆叠,俊俏脸庞被阳光染出一点夕烧颜色。黄昏时分一滴阳光落在他英俊面颊上,正好落在微微抿起的嘴角处,说不出的温柔余裕,好像一点面靥。那时中原中也刚刚从车上跳下来,不用人搀扶,鞋尖甫一落地就望见这人,于是也就站在那里,愣了神。

都是人生的,这人怎么就偏生不见老呢。中原抬头看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十几年前他初见太宰治,那时这人就这样站在书房里,黑发鸢眼,少年模样,说不出的俊俏挺拔,一件漆黑大衣从肩头罩到脚跟。森鸥外分外和蔼地和他...

【双黑】自深深处

*首领宰×干部中


他们在雨季的河流两端重逢。

中原中也站在夕阳余晖与树林阴影的交界处望向太宰治,像是站在河流的入海口,光线在他的皮鞋尖端分开,在大地上画出分明的线。他那双湛蓝眼眸无比冷静地抬起来,望向那个与自己一同站在黄昏尽头的黑发鸢眼的男人。

太宰治听见中原中也对自己说:“这是幻境。”


说起他们两人究竟是怎么被困入幻境、活生生陷入这眼前狼狈境地的,大概要追溯到几个小时之前。人尽皆知港黑首领太宰治有一大爱好,便是时不时和中原干部一同出任务。在历任首领中,这爱好委实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太宰先生的作风一向花样百出,新意层出迭起。组织中稍有些资历的...

【双黑】电光幻影

*一个粗糙脑洞,大噶新年快乐!

*导演宰x钢琴家chu


太宰治再次亲吻中原中也是在天明时。那时中原先生刚刚斩获大奖,星夜兼程风尘仆仆归来,便被太宰治按在玄关处,俯身深深亲吻下去。在良久的沉默之间,只听见鸟叫与呼吸声。云山在近,晨光清明无瑕。风入松林,涛声悦耳。四下是深深的雾,犹如一段缭绕不去的往事。他忽然感觉这个吻那样的长,好像是过了一生。 

中原中也刚进门就被他紧紧拥住了,顿时四肢僵劲不能动,他感到短暂怔楞,蹙眉推拒道:“你什么毛病?起开。”

太宰治没理他,握住对方一直试图推开他的手掌,埋头摩挲过他的嘴唇和鬓角。他在他耳边轻轻唤他名字。他说:“中也有没有想我...

【双黑】蔷薇岛屿

*二十二宰x十六中

*写给 @轩辕氏汤圆 汤圆宝贝儿的一个小甜饼!(虽然现在还没甜起来)


我们终将在黑暗的海上相逢。


太宰治此生从没想过自己会再次见到十六岁的中原中也。那时他自侦探社加班归来,推开门,望见本应空无一人的室内有人。那时候满室灯光都熄灭了,有美人自梦境最深处回首顾盼,橘红卷发海蓝眼眸,赤足,比现在的年纪稚嫩许多的脸颊,依旧是难以言喻的嚣艳轮廓,那双眸子如同凝固着宝石蓝的深海。他回过头来看他,微微侧着脸,睫毛在晨光里,像一个逐渐远去的影子。

只是美人尚小,这少年穿西装马甲和小小白衬衣,衣角染血,脸颊活脱脱一个少年...

【双黑】地尽头 (2)

*心理测量者paro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很平淡。

——太平淡了。

两人的时差错开了,中原中也依旧出门上班,没有人知道他在家窝藏了一个犯罪指数超过120的潜在犯,即使这位潜在犯是当年以首席身份入职又叛逃的前精英。而太宰的睡眠时间和中原的加班时间通常是重合的。到他醒来之后,两人仅有的交流便是互怼。抑或是中原挑挑眉,声音倦散,表示“今天轮到你洗碗。”太宰有时简直错觉,中原中也这样不明不白地让自己在家中留宿,就好像是在后院养了一只大型犬。

若即若离地耗到第三天,太宰治收到旧日下属传来的录像。那时正是深夜。灯火连绵,反倒衬出窗外路途静寂深长。窗外景物全无,只黑暗中依稀分...

3 81

【双黑】地尽头

今世若无权惦念,迟一点天上见


心理测量者paro

随缘写长


中原中也不太会主动想起太宰治。他两人重逢前一晚他正加班,独自一人点起一支金蝙蝠。他曾在烟雾与幻觉中望见太宰治面孔。这穿淡灰色带胡枝子花纹和服的太宰治面容平静地望向他,像是注视一个遥远的爱人。此刻他看到他的美。倒映在河流中的洁白水仙,自觉自持,却不知这种美会令人动容。他坐在暗中,淡淡的火光照耀。欲言又止的眼梢眉角,他看到他的第一眼,是看到他与这世间的距离,间隔仅仅一步之隔。

那时大时代俱已崩坏。他许多年没有见到那黑发鸢眼的男人,更休说知悉对方生死。他曾经在梦中将两人所有可能性尝试过一遍。他一动不动地在做梦,内里却在颤抖。...

【双黑】四月洪流

*一个甜饼,520贺文


“怀念你偶意都眼眉跳。”


 中原中也醒来时天还没亮。他从夹缠不清的梦中醒来,仿佛灵魂从深海里浮上来。梦里有人俯身亲吻他。他吻他像一只鹿在溪边饮水。小小口浅尝辄止的,尝试又克制,轻轻抚过他的脸颊。

  他睁眼时,太宰治正倚在他身边的枕头上,半低头点一支烟。垂下的圆顶小灯,从高到低挂着三盏。乳白色的灯光,牛乳一般,均匀地洒在男子黑色蜷曲的头发上。

  他在梦里将他们两人的前尘匆匆回溯一遍。那些童年少年时记忆犹如走马灯剧场明明灭灭一一闪现在眼前。是记得二人初来俱少年,是任务里太宰治将漆黑长风衣外套搭在肩...

【太中】烟波蓝

*一个快打。
*少年宰x中原小姐
*玩一下年龄差,大概经不太起推敲

“但我柔情蜜意全为你起。”
 
  太宰治头一次亲吻中原小姐是在黑暗中。那时三十三层高耸入云建筑停了电,桌上燃了一盏矮烛。他一只手撑在丝绒沙发靠背上,俯下身,轻轻亲吻熟睡的中原中也。窗外遥远灯火流淌成光带,映亮了中原小姐那被上天厚爱的脸。
  这桩趁着夜深人静偷吻的事儿是太宰治十七岁那年做下的。彼时太宰治还在读高中,纵然日后他英俊风流到足以用脸征服半个横滨,此刻他也还是个少年。而对中原小姐心动,倒也怪不得他。
  他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比这还年少,当时中原小姐代他监护人森先生来接他放学。那大约是个傍晚,洁白晚云被夕照涂抹出一层淡淡的橘粉色。...

9 216

【双黑】去年今日

*双影帝paro,大概可以算是那篇《盛世恋》的后续

*一个多年后的双黑迷妹的自述

*艰难的复健之路(。)


我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是在一节选修课上。那是一节冗长的电影史,中间放映了老旧电影的片段,正值他的少年时。放映机空转的声音中,银幕光影明灭里,我看见黑发与橘发的两名小少年背光站着,长长黑暗走廊尽头扑进日光和白鸽羽毛。港口的海风卷携着咸腥味道席卷过来 。他们不紧不慢的并排走向同一个目的地,中原中也的蜜糖色头发映在光亮地砖上,是日光倾城。

那一刻我被他们面容击中,仿佛站在瀑布底,被他年轻脸孔承载的的岁月洪流冲撞到难以呼吸。下课后我着魔般查阅他生平资料,一厢情愿的将...

4 153
 
1 / 2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