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双黑】谪仙记

*首领宰×干部中

*随手摸个鱼,ooc慎


许多年后,中原中也仍然记得太宰治最后一次亲吻他时的场景。那时他为了任务入乡随俗,裹着薄薄的纱,只露出一双湛蓝眼眸,大马士革玫瑰与突厥蔷薇的香气自衣料角落逸散出来。那时太宰治抚摸他的发丝,嘲笑他:“中也这身打扮,好像土耳其后宫的妃子。”

中原双臂攀上他的脖颈,正欲吻未吻,闻言攥住对方的领子:“那你是什么?好色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

“也许吧,”太宰治埋首在他的肩头,“中也爱我吗?”

“是什么让你问出这种问题来?”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脸。那样一张年轻俊俏的脸,时间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他曾在梦里把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全部故...

【双黑】一段云

*大正paro,学生宰×少年杀手chu


太宰治此生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还年少。他在横滨长大,十七岁那年春日来到京都,遇上了中原中也。京都风物清崛,亦多清物,紫藤花沾满雨气。

年仅十七岁的太宰治在那年初夏,在一场洗尽残春的大雨之前,在漆黑的街上与中原中也萍水相遇。那时候,年轻学生常常光顾附近的书店,买两本外国书,然后来到书店附近,在茶点部等地方喝咖啡,抽一支金蝙蝠香烟,最后回到家里。那一日太宰治去买当时书店特有的灰色底子配深灰色斜格的信笺和信封,拎着书袋缓缓往家中走,在街道上遇见了橘红头发海蓝眼眸的小少年。

那时一只飞蛾飘飘悠悠地贴着地面飞过,店铺早已打烊,...

【双黑】失楼台

太宰治遇上中原中也的时候,两人都衣冠楚楚。那时候正是黄昏,太宰治正站在歌剧院门口的台阶上,波洛领带和衬衫领扣散漫堆叠,俊俏脸庞被阳光染出一点夕烧颜色。黄昏时分一滴阳光落在他英俊面颊上,正好落在微微抿起的嘴角处,说不出的温柔余裕,好像一点面靥。那时中原中也刚刚从车上跳下来,不用人搀扶,鞋尖甫一落地就望见这人,于是也就站在那里,愣了神。

都是人生的,这人怎么就偏生不见老呢。中原抬头看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十几年前他初见太宰治,那时这人就这样站在书房里,黑发鸢眼,少年模样,说不出的俊俏挺拔,一件漆黑大衣从肩头罩到脚跟。森鸥外分外和蔼地和他...

【双黑】印度墨

*太宰治x中原小姐

*严重ooc,一个意难平的有病故事


爱之所以为爱,或许在乎缺失。——从不可得,因此思念终生。


太宰治想起中原小姐时是在黑暗中。那时他坐在台下一角,有穿墨绿色电光绸裙的小明星款款走上来,开口唱一支歌。她声线极尽婉转,重复一段唱词,那小明星十足是一颗明星,眼眉艳光四射,侧影有几分像中原小姐少年时模样。他模模糊糊听到一句“被旧爱牵连半生”,那时一线光模模糊糊打在她姣好面孔,是长长一道疤痕切过眉梢眼角,似足破相。

接着光线转开,她便与他记忆里的中原中也不再相像。中原中也是他青梅竹马,与他相伴十年漫长惨绿青春。两人出身交好的世家,于是他们年幼时便对...

*婚后生活,随手摸的一个小段子

“太宰,你在看什么书?”
“法国人写的,他说……‘性幻想是人类最私密最奇异多样的幻想’……你的幻想是什么?”
中原中也想了一下:“下雨的晚上,车里,车窗上的昏黄灯光。在水里……像现在这样。”
他俩坐在浴缸里,分一瓶波斯尼亚白葡萄酒。
“你呢?”
“堂堂正正地爱你,娶你,和你共度余生。”
中原望了他一眼,他从浴缸里半撑起身,咬了咬太宰治的左肩。

【双黑】崖婚

*一辆肉欲横流的自行车

旧文被屏蔽了,重新发一下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这种事,你非得叫他历尽劫波才能看见。


  太宰治此生所见过最美的出浴场景是在他与中原中也新婚那年。他结束一场略微棘手的任务归来,推开门时,扑面而来的是馥郁温暖的大团水雾,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刚刚出浴的中原中也。

   彼时房里蔓延茶玫清香,那是他与中原中也厮磨时常在他脖颈领口闻到的味道,仿佛能化作实质,一霎那便将那从硝烟血腥中归来的黑发青年温存纠缠入怀。他抬眼看过去,半明半晦的天光从澄净的落地玻璃窗落进来。中原中也松松垮垮披一件宽大衬衣...

【双黑】自深深处

*首领宰×干部中


他们在雨季的河流两端重逢。

中原中也站在夕阳余晖与树林阴影的交界处望向太宰治,像是站在河流的入海口,光线在他的皮鞋尖端分开,在大地上画出分明的线。他那双湛蓝眼眸无比冷静地抬起来,望向那个与自己一同站在黄昏尽头的黑发鸢眼的男人。

太宰治听见中原中也对自己说:“这是幻境。”


说起他们两人究竟是怎么被困入幻境、活生生陷入这眼前狼狈境地的,大概要追溯到几个小时之前。人尽皆知港黑首领太宰治有一大爱好,便是时不时和中原干部一同出任务。在历任首领中,这爱好委实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太宰先生的作风一向花样百出,新意层出迭起。组织中稍有些资历的...

【双黑】圆舞

给汤圆宝贝儿 @轩辕氏汤圆 的生贺!十八岁生日快乐!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长平


*年龄差,性转注意

*太宰治x中原小姐

*一个甜饼


手机蹦出消息的时候,太宰治刚刚开完会。事务所众人的声音统统化作耳边白噪音,短信只有生硬的寥寥几个字,落在屏幕上,“今晚不用来接我了。”

屏幕荧光幽幽地亮起来,似一枚坠在潜水人眉梢眼角的伶仃水泡,缓缓浮上水面,又暗下去,漆黑屏幕倒映出太宰治的脸。

毫无疑问,那是中原中也发来的短信。中原小姐还在大学里读书,每天沉迷学术,忙得要死,没有周末。平日里难得有时间和年长的男朋友太宰治厮混。每一次,她发来的短信里都写着今天要写论文,要做数据,...

6 193

【双黑】芬梨道上

*给汤圆宝贝儿 @轩辕氏汤圆 和梓木 @梓木 小姐的本《参商》的g文,解禁了发出来

*娱乐圈paro,影帝宰x歌星chu


零时未分当天多动魄惊心,乘着夜深他跟我雾中踏云


太宰治此生头一次亲吻中原中也,是在少年时。那时候阳台上盛开蔷薇花和忍冬绿叶,花开时的馥郁香气仿佛潮水般淹没人的头顶。山谷间有风吹来,蔷薇花像浪潮一样朝一个方向涌去。白色的窗帘被风高高地吹起,漫天的星光来自亿万光年外古老的恒星,伸手可摘,铺天盖地。他伸手捧住中原中也的脸,慢慢地停下这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那时他们都还年少,一双影帝还只是青涩少年,纵使...

【太中】薄扶林道

*太宰治×中原小姐,中也性转

*一个甜饼,非常短


窗外是山林间的小屋,深秋的天空,树木的叶子逐渐变红了,季节交替,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亚麻色窗帘边,盛开着这个秋天最后一朵山茶花。中原小姐坐在地毯上,太宰治坐在钢琴边,于是他就这样看着他的女孩从厚厚的书卷中浮出水面,看着她起身,伸手越过木制的窗框,折下那朵枯萎的花枝,把它斜斜地插在钢琴上的花瓶里。

他们的影子交叠在落地窗澄澈的玻璃里,亲密得像是一体。远处山峦绵延,天高海阔,而他只看得见那双湛蓝的眼眸,在逐渐变幻的深秋景致里慢慢地抬起,抬起……最终落进他的眼眸里。

“怎么了?”

中原中也看着玻...

6 231
 
1 / 4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