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墨卿酒醉:

私心想给直沽沽 @直沽 写《芬梨道上》的repo,说私心是因为没有能买本,于是就写了。



刚看完的时候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像是在放长电影,像很多人说的,小众文艺片,说不定就是在结尾提到的横滨爱情神话。讲双黑的少年时代,从轻吻入镜头,最后以长吻谢幕。被这篇文字里面的时空转换震撼到了,镜头一晃翻过去一页又一页。是那种长镜头,画面和画面层层叠加进去,镜头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清晰,能听见他们的心跳,能听到细碎的絮语,看见他们轻吻的时候,太宰极小心地去碰中也的脸,所有的花香、微风都能感受到了。那个抬眼的一刹那,就在某个暖意靡靡的黄昏,我真的听见“啪”一声响,好像就定格成永恒了。


他们出去兜风的时候,周围的景色簌簌过去,他们在时空的隧道中穿梭,在这个世界边缘,在时间的夹缝中,悄然一场盛世恋,驱车往地老天荒。







“他们在暮色四合之时停下车,在这里可以眺望横滨港口。夕阳如金黄醇酒,洒满了辽阔海面,如同一匹匹丝缎在燃烧。黑色礁石散落海岸,拍打惊涛骇浪。太宰治背对着中原中也站在一块礁石上,肩头漆黑大衣直垂到脚踝。中原中也望着他,只觉得心中隐秘地一牵动。这场景有种奇异的熟悉感,仿佛哪一世,他们真的在这样的夕阳下并肩站立过。枪林弹雨从身后呼啸而来。而哪个见了鬼的情人伸手触碰他的脸,被那人所捧住的那张脸被浓艳血色涂抹成厉鬼,他轻声对自己说,够了,你可以休息了,中也。” 







我读到这里的时候呼吸一滞,感觉心中生发出一股什么,眼泪就要涌出来。我觉得他和他,许就可能是平安朝京都御苑内天皇和他的中宫;可能是大正时穿了军装,樱花落下时半遮眉眼间缠绵一吻;可能就在今世,在横滨哪个昏暗小酒馆中,低低放着蓝调音乐,烟雾缭绕,酒杯和酒杯相碰。


他们就那样望海,海风猎猎,望到舒旷。



“那日太宰自港黑大楼归来时,遥遥望见中原中也站在楼下。他似是刚刚洗过澡,外面松松垮垮套一件外套,看尺寸像是在衣柜里随手拽过了一件他的,令太宰治看着甜蜜又折磨。中原中也的橘色发尾因濡湿带着一点点的蜷曲,发顶色泽比发尾稍稍深一点,搭在白皙颈项上,好一头细发如丝。他短暂怔楞,想起过往三年,中原中也从来都不是会穿着睡衣走出楼下二百米的人。
——他在等他。”








我觉得直沽沽实在太可恶,居然在这里煽情?!本来是很决绝的意思,中也这样一出现,一下子就缱绻起来,又开始纠缠不清。我想着中也心急火燎地从家里冲出来,在楼前站定了等他,胸腔起伏,情感错杂。他直直地盯着太宰,同以往一样不服输的样子,眼睛也不肯眨一下。看上去是人间情场棋逢对手吧,是电光火石刹那对峙吧,可是好像,想说的其实是,你不要走,我舍不得你,我会很想你。结果,大概是心里苦笑一下,很悲哀很伤情的句子——“你扔掉我。你放弃了我。如同放弃一只用不顺手的钢笔。”





“中也爱我么?”


“……”


“想我么?”


“……”


“要我么?”


“……”







真是好缠绵的句子,气声轻轻念出来,一直缠绵到心底去。一定一定有声音附在太宰耳边告诉他说:“你身边的他,是你动了凡心的人啊,他是你本来不及的梦,是你如今,失而复得的梦。” 要说太宰治,原本生涯天涯极苦闷,中原中也是他生命里一束光,如此一来,空落落的眼里就有了烟火,是海上烟花,在少年时某个晚上,在他眼里,天地凝固。还有那个吻,感觉像有温存的海水,一寸一寸潮涨上来。破镜重圆。分离的这些年月中是长相思,是自难忘。到最后,其实都不过是我爱你,抱紧了再也不肯松开手。


他们度过了那些个日月,从当初青涩莽撞的蜻蜓点水到后来熟稔的长吻,从当初轰轰烈烈对峙一场到后来他眉眼跳都了如指掌。我知道你心里爱慕我——其中暗潮涌动,往来种种,我实在不敢再细说。


到末尾处,是镜头暗下去,时间停滞不朽。





其实也算不上repo,勉勉强强是一篇写得并不够格的长评。今天不说直沽沽的文字——依旧动人依旧倾城,销魂入骨,是天方来客。文章中写电影的地方,隐约捕捉到某些港片港女和香港导演的影子…(写到的那一句应该是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 还有题目是杨小姐的歌!





其实就想对直沽小姐说:














我爱你,绵长而不绝。



评论
热度(21)
  1. 直沽 转载了此文字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