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双黑】空空幻

*娱乐圈paro,摄影家宰×爱抖露chu

*我流娱乐圈,有小偶像在团恋爱,有太宰撩人不成反被撩,ooc慎



在缘分生长为矢志不渝的宿命之前,命运的手让他们时而靠近,时而远离。

——辛波斯卡《一见钟情》



太宰治记得自己初次见到中原小姐时的场景。那时他头一次参加中原小姐的握手会,在他握住对方手的时候,她恰好抬头望他。剧场里灯光辉煌,一道道光束映亮她厚软的橘红卷发,她眼底是幽暗如海的深蓝,就那样坦白而直率地望过来,像是此生头一次见他,又仿佛只是好奇。

那时候他和中原小姐都还年轻。中原小姐生得美,是当之无愧的横滨48之颜,队伍中的不动C,真正意义上的美颜天选。中原小姐之于许多人,便是荒烟蔓草丛生花园中,喷泉中央的达芙妮雕像,中间隔着清清浅浅的一汪水,隔开众生与她。但中原小姐才不是什么洛神与湘夫人。少女时的中原小姐是小仙子,穿樱桃粉绉纱蓬蓬裙的小仙子,橘红卷发打着卷堆在白皙肩膀上,站在某个长满葡萄藤蔓的庭院中央。

而他真正意义的与她头一次说话,是在拍摄杂志封面时。大多数时候,当偶像被扔到平面模特之中,便是一场公开处刑。但中原小姐不同。彻夜未睡未曾减损她鲜妍容色。他走进来时,化妆师正紧张地为她面颊扑粉,中原中也正闭眼安安静静地端坐在镜前,肌肤年轻鲜洁,眼窝鼻梁周围没来得及上粉,露出一小片晶莹。

那时候中原小姐自黑暗最深处中回头,脸上有渐次消退的笑意。带有衰朽味道的黑暗如丝绒般一层层自她面颊褪去,光映亮她橘红卷发与湛蓝眼眸,她歪头望向镜头,镶嵌粉水晶和猫眼石的墨镜摆在手边,左手持一匙香草冰淇淋,右手两指夹一根细长女士烟。咬住匙子那刻,是难言的纯真与妖媚混合。他为掩饰自己的动容而举起相机。逆光,中原的脸完整地呈现在黑暗中。

 那时他隔着镜头凝望她的脸。停顿的瞬间,他望着那双如海水般湛蓝美丽的眼眸,想,她将有美好人生。

摄影棚外有小女孩子望着他窃窃私语,也许是由于好奇心旺盛,那音量虽然远远称不上失礼,太宰治还是被迫听了一路八卦:“你看里面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那个,是不是太宰治?”

“太宰先生怎么这么年轻?我记得他的拜占庭系列得……得那个什么奖的时候,我才刚高中呢。”

太宰治半只脚踏入娱乐圈,但几乎人人知晓他本科学位是美学。他与名导演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在西方神话概论课上认识,因为都对这门阅读作业量巨大又不得不修的课程充满了怨言,三个人很快结成了“一起做阅读,一起写论文,一起复习考试,一起说教授坏话”的学习小组,并且将这份所谓的“友谊”延续到了工作后的今天。而如今他年纪一把,居然沉迷与坂口安吾同公司的小偶像,简直要被这两人打趣到绵绵无绝期。

要是放到从前,两人可能根本不把这些当回事儿。这回却好似真的不同,太宰是真的陷入了少年维特的痴情,一种古典的为情所困。


 

中原中也今年十六,端庄地坐在餐桌前,丝绒长手套上方托出的小臂洁白又修长,那只漆黑手套包裹着的漂亮手掌里紧攥着雪亮刀叉,似乎随时会给餐桌对面的太宰治一下子。

餐桌对面黑发鸢眼的英俊男人抬眼望她,鸢色眼眸闪过缱绻神情和戏谑笑意。那时候中原小姐还年轻,没有喜欢过任何人。而她早已将有关太宰治的传闻听过几轮,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倘若她有闲心去问尾崎红叶,说不定真能听足明年份的谈资。

说起来,中原小姐第一次看到太宰治,是在中央地下铁人挤人挨的出口。她醉了酒,在俯身忍受翻江倒海、席卷而来的呕吐冲动时,狼狈间口袋书啪地应声跌落,封皮上大书特书《摹仿论》。彼时那男子拾起书,以极度温柔神色趋上前,托起她。


当地时间恰是傍晚,明月将升,日头也还未落,天幕中光影泼洒,奢侈地给路过的每一片云都滚上一道金边。流动的铜红与钴蓝中,晕出一抹瑰丽的紫,凝结在尚未亮起灯盏的城市上空,稍纵即逝,又饱含深情,像一眼怯懦又温柔的注视。






tbc.


考前最后的放纵(。)

感谢阅读,欢迎评论~

 


评论(3)
热度(123)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