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梶与】深青

  
  *看完那张柠檬小哥的官图之后的脑洞,为梶井吹一波时髦值
  *大概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期
  *梶井的一记直球,大概是个告白
  
  彼时梶井摘下巨大护目镜,侧脸向门边看过来, 酡红色的清淡光线映在他的侧脸上。这一天他的着装似乎被刻意打理过,常年不变的白大褂和夹脚木屐不见了,衬衫领口第一颗纽扣随意敞开,栗子色碎发贴在他颈侧。他眼神夹杂天才独有的玩世不恭与些许狡黠闷骚气,是狂热的天才科学家与略微怪诞却清秀的青年的混合。
  窗外浓郁的落日笼着淡金色连翘花,梶井基次郎手边高高堆满表皮颜色如水彩一般的柠檬。而他坐在玻璃窗前,大部头书籍和各式各样玻璃试管包围了他。窗帘垂落在他身侧,木质窗框把他框进了画。
  ……意料之外,当梶井摘下那常年遮蔽半张脸的护目镜时,他意外的还算是个好看的男人。倘若忽视他此刻正在刮胡子的动作的话。
  与谢野晶子站在门口注视他。此刻梶井基次郎放下了刮胡子的剃刀。那下颌线条并不算冷硬,甚至有种青年独有的清秀美感。他单手拿一份文献,手腕上的那一点表针是墨绿色的,与白大褂下酒红色的衬衫形成了惊艳的撞色。
  与谢野晶子望着这个昔日的炸弹狂魔,在心里默默给这种色彩感打了个九分。
  “怎么了?”
  “忽然发现你长得还不错。”
  “我长得当然很不错。”梶井基次郎理直气壮地评价道。“我真不敢相信你到今天才发现这一点,你之前的右半边大脑都是浸在福尔马林里吗?”
  与谢野晶子第一反应是伸手摸柴刀,妈的,这种类型的男人真是夸不得……
  梶井基次郎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没有抬头看她,只是开口说: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怎么不过来?”
 
  与谢野倚在门边望着他的侧影,微微挑眉,没动:
  “我怕打扰你。”
  “没有什么两样。”梶井眼睛垂下来注视文件,声音淡淡的开口,他语气平淡却很认真,仿佛在阐述一个科学定理或者重大发现。
  “因为只要你站在我一百米之内,我就没办法专心做其他事情。”
  “……”
  女医生走到他旁边,在他身边一张扶手椅上坐下。金色蝴蝶在她发上熠熠发亮:“哦?那说说我是怎么打扰到你了?”
  随着时间缓缓过去,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渐渐缓和,甚至可以说是暧昧起来。若是换了从前,梶井基次郎这样不过脑子地开口,很可能会挨柴刀……然而此刻与谢野只是坐在他对面轻轻挑眉,嘴角抿起来,仿佛此生从未笑过,偏偏又美极了。
  “这和你说不说话没有关系。”梶井的目光落在与谢野发上的金色蝴蝶上,他看着对方眼中映出的自己那身不同于以往的装束,语气中混合着少有的停滞和犹豫。
  “保持平衡,可能只是为了保证炸弹的摆放秩序。选择使用柠檬,也可能只是因为美。与谢野,你想过吗?今天你遇见的一切改变,都不过是因为……爱慕。”你是否知道…我所有的反常都是出于爱慕。


  他的半张脸笼在窗外淡淡的光线里。

       他是半明半昧中一个独自站立的侧影,他的耳尖染着薄薄的红。

  “与谢野医生,你从未想过这个可能性吗?”

评论(8)
热度(65)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