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双黑】合久必婚

*娱乐圈paro,设计师宰和模特中
*单方性转,只是想写中也小姐x
*有求婚情节,有痴汉宰,ooc慎


太宰治爱上中原中也时尚年轻,彼时他尚中二,长年累月披一件黑色风衣,里面笼着青年一把尚未长成却棱角锋锐的稚嫩骨骼,绷带遮掩左眼。他是少年天才,是名设计师森鸥外亲传弟子,而森鸥外是谁,他是个业界传奇,个人风格极强烈,是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缎带与蕾丝堆叠,模特大多选用幼女,手底下的设计有介于少女和幼童般的甜美忧伤。传闻中那年森鸥外要拍摄一组杂志封面,太宰治跟去,见到了中原小姐,一时惊为天人,墙头马上一相顾,一见中也即断肠。

    后来太宰治在港黑和事务所聚会时的酒桌上详细的讲述这一遥远的心情,用上了一连串做作又富有诗意的修辞。那时阴郁的少年天才已长成俊朗青年,桃花眼眼波悠远,眼尾一挑,播撒的便是款款深情。中原中也听了,伸腿踢踢太宰治的鞋尖,“喂,你真这么看上我的?” 

   太宰治看着他微笑,低头饮一口酒:“那时候森先生选的模特都是幼女,中也当时除了身高之外,明明什么都不符合吧。” 

    中原中也在桌面下一脚踹在他小腿上,细细鞋跟准确无误的蹬在对方胫骨。太宰治反应很快,紧紧夹住那一截如玉的小腿,狎昵磨蹭起来,他眼里含笑,看对方气的绯红的眼角和脸庞:“那你呢,为什么会选择我?”

   这问题他后来在两人一同离席时又问了一遍。中原中也踩着细跟鞋走在前面,绢纱绑带高跟鞋漆黑缎带细细勾勒出姣好的小腿线条,太宰用眼睛把那霜白脚踝和漆黑丝绸的鲜明对比尽情欣赏了一遍,从背后搂住他娇小的恋人,心满意足的叹一口气:“所以中也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我?” 

   中原中也正在点烟,闻言侧过脸,顺手把烟塞进太宰治嘴里,那双海一样的蓝眼睛漂亮的难以言喻,“活儿好。”      

     当然没有这么简单。许多时候爱情的确起于色相的吸引,然而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亲爱的。太宰治记得他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的情形。是昏暗的和室内,木黑色的楼梯,铃铛一样的小花朵铺了一地。中原中也赤足踏在细碎的深红色花瓣上,柔软脚趾上涂着玫瑰红,裙摆是略微深一些的红,很衬她橘红的发色。她抬头,微笑,轮廓嚣艳,蓝眼睛是一泓海水,吸着人进去,却不肯放人出来。

      当时正是黄昏,橘红头发海蓝眼眸的小少女立在年深日久的和室里,眼眉微微上挑,那样惊心动魄的嚣艳衬在缓缓沉淀的旧时光里,那样的新与那样的旧,有一种冲撞的美。少年太宰治曾跟着森鸥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美人,然而那一刻他大概是被中原中也吸引了,亦或是蛊惑了。当时在场的尾崎红叶回忆,太宰本来是盘腿坐在一边懒洋洋观望的,中也走出来时他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说到这里,她掩口微笑,言语间颇为自家孩子自豪。

     然而不对等的是,中原小姐那一刻根本就没注意到太宰治,心神全在赤裸的脚下冰凉的地板,心道真他妈凉啊。    

      真是伤碎太宰治一颗少年心。

    那一组图拍出来反响极好,森鸥外颇赏识中原中也的天赋和才情,何况对方还是可爱的幼女——尽管年纪大了一点,轮廓间颇有嚣艳骄傲神情,但仍有稚涩的可爱,可爱的幼女即是正义。森鸥外和尾崎红叶一拍即合,确定了两人的下一次合作。酒席间太宰治透过觥筹交错看中原中也的脸,看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心中莫名喜悦呼之欲出。然而当对方真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贱:“哟,小矮子。” 

    中原小姐抬腿给了他一脚。 

    当时他们站在门外的台阶上。淡金色银河一般的车流倒映在中原中也蔚蓝色的眼睛里,如同星辰。 她站在比太宰治高两级的大理石台阶上,因而能平视他,中原中也抬起眼睛看他,嗤笑一声:“青花鱼一样无精打采的混蛋有什么资格说我。” 

      那差不多是中原中也印象中两人的初见。那个少年披着黑色大衣,黑发鸢眼,清秀眉眼,瞳孔里仿佛带着烟熏般的厌倦。唯有在挑衅自己时眼神是熠熠的亮。他们合作的第五年时他推出了日后斩获大奖的那套成衣,毫无意外,模特是中原小姐。在爱迪生灯泡钨丝燃烧的微光下,黑色缎带缠绕在纤细腰肢,裸露出光洁肩背。镜子里的中原中也戴着黑色宽檐帽,铁锈红的口红。她在镜中打量为她系带子的太宰治,睫毛浓密,仿佛十六七世纪的宫庭扇。 

     太宰治面无表情,然而瞳孔中有狂热的高光滚动不定,很快被他自己掩饰下去。他的手指穿梭在缎子腰封的系带里,时不时会触碰到赤裸的后背肌肤。中原中也在他的触碰下有细小战栗,他恶意的开口:“喂,中也,你的职业素养呢?别抖,我系不好带子了。” 

    中也明显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她在镜子里认真瞪着太宰治,看起来像想要用目光在太宰治脸上烧出两个洞:“青花鱼你怎么还不去死。”

     “诶我也在想啊——不过中也要是愿意和我殉情的话我现在就去死喔。”太宰治眼睛亮晶晶,那张相当讨女孩子喜欢的脸此时已颇见风流英俊雏形。细细腰带缠绕在他指间,他定定看着中原中也的脸,“中也呢?中也愿意吗?” 

     “不愿意。”中原一阵恶寒,抬脚把人踹开。太宰治顺势往后摔,他摔倒不要紧,他直接把中原中也的腰带给抽了。他定定注视着那片致致肤光,鸢色眼眸暗下去。他把人按在镜面上,俯身下去,亲吻了对方的嘴唇。 

     那一瞬镜面倒映出流金色泽,珍珠色灯泡有柔润的光。房里风月琳琅,是金粉金砂深埋的寂静。中原中也被太宰治整个地抱在怀里,脚尖腾空,踮不到地。鼻端都是太宰治身上清淡的气息,从他衬衫的纹路里,扑面而来。

    那一瞬她什么都闻不到,什么都看不了。 

    ...除了他。 

    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吻,而所谓爱情大概就是重复不止的相爱,一遍又一遍的爱上他。他们在那个吻后依旧争吵,时而演变成暴力冲突。但他们两人的名气也越发响亮,天才设计师的御用模特,亦或著名麻豆的御用设计师——他们常常也因为谁归属于谁争执起来。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二十七岁那年的中原中也穿着太宰为她设计的礼服长裙坐在化妆台上,面颊上有绯红酒意,浓密睫毛上沾染扑簌簌金粉。她伸手摸出绵纸卸妆,一眼看见正装的太宰治站在对面看她,一手插在口袋里。鸢色眼眸在淡淡的光线里,浮现出让人不忍看的柔情来。

    “太宰治,”她露出防御的神情,盯着他那口袋里那只手。“有问题我们好好说……你拔刀干什么。”  

     太宰治哑然失笑,尽管这种反应有点儿不合时宜。中原中也盯着他,她被抱坐在梳妆台面上,刚好平视他的眼睛,灯光过于明亮,反射在她的眼睛里像贮满水一般,看上去有点茫然,又有点赌气。太宰治用手指抹掉她嘴角晕开的唇膏痕迹,顺势捏住她的下巴,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毛,抓住他的手腕,没用多少力气。 

    ——我是挺爱你的。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爱了你十年。但你不知道。     太宰治伸手拍拍中原中也的脸,轻轻笑起来。他把一个十七岁少年的全部纠缠不放的执拗一股脑儿的全用来窥视中原中也的生活了。后来他知道,这种好奇心已经是爱情了。他的心里焦躁与甜蜜混成了一团,轻轻磨蹭对方的额头和鼻尖,轻声道:“中也啊,我爱你。” 

    中原中也看着他,星空和大海,揉碎在那双眼尾上挑的蔚蓝眼眸里。 她不说话,风声在漫长的等待里,慢慢沉寂下去。但紧接着,她细长的眼眸,就像被星空和灯火点亮了一般,一点一点地弯了起来。

   “我知道,你这青花鱼混蛋。” 白色的亚麻窗帘被风掀起,如波浪般翻滚。 而她坐在六月庞大的星空下,明白地、清楚地说:“我知道。”

 ——从此以后我不需要在幻想中勾勒她的一言一行,不需要在梦中重复关于她的零星回忆,她的声音,她骄傲的样子,她名字的音节,一切于我都触手可及,每个清晨我都感受得到她落在我脸边的呼吸。 

    太宰治低下头,吻了中原中也。对方小小声的呻吟出声,忽然凑过来,双手揽住他的脖子。他微笑,把挂在他身上的小矮子抱的更紧了些。 

     他们曾目睹无数的爱情故事,有的以美貌开始,有的皆大欢喜,有的权衡利弊,更多的是风流云散,一别如雨。他干脆抓过中原中也的手紧紧握住,而对方拼命挣扎了几下,没有推开。

      “所以到底是怎么爱上我的?”太宰治询问身边的人。对方在副驾驶上,自顾自的打散了头发,橘红色发丝打着卷儿堆在洁白肩头。闻言抬头看他一眼,那一眼惊艳的几乎让人失去呼吸。中原小姐似乎有些喝醉了,因而显得格外坦诚:“十七岁时我头一次见你,玫瑰花堆上有没摘干净的刺,你走过来帮我处理划伤了的脚。”她低头想了想,笑得肩膀都在抖:“哎,青花鱼,你那时候给我贴上的创可贴是小熊维尼图案的,你还记得吗?”

     那年一身漆黑的少年在自己身前蹲下,眼眉狭长,气质说不出的冰冷,少年苍白的手指与鞋子上的缎带纠缠,深红的缎带缠在他苍白的手背上,仿佛一道深深的伤痕。她低头看他,他眉宇间有难得的平顺温柔,恍然让人错觉...自己是被爱着的。 

     “像是求婚啊,”中原中也眉间仿佛含着些许醉意,“当时单膝下跪的青花鱼,倒是难得的勉强能看。” 太宰治闻言顿了顿,伸手捏住她的脸,虎口箍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对方依然不肯屈从,眼睛瞟向方向盘。

     “中也愿意嫁给我吗?”他轻声问。另一只手悄悄摸向西裤的口袋。里面是一枚戒指,嵌着一枚和他的恋人眼睛一样颜色的海蓝宝石。他几乎已经想到这枚戒指锁在中原中也手指上的画面了。

      “谁要嫁给你这条青花鱼。”被捏住脸,中原中也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太宰治挑眉,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醉鬼,轻轻放低了声音,再次问道:“中也愿意吗?”

     中原中也盯了他两秒钟,瞅着这张英俊风流迷惑众生的脸权衡了一会儿,问:“诚意呢?”

     太宰治把戒指摸出来:“这儿呢”

     两秒的停顿。

    中原中也吐出了她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人生中,脑洞最大的一个字。 

       “...嗯。” 

      太宰先生和中也小姐的人生终于在这个花团锦簇,星光璀璨的六月夜晚,咔嚓一声绑在了一起。
  
       

评论(16)
热度(280)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