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太中】秋原春水

       *双向暗恋,依旧是甜甜甜

       *逻辑君已经和文笔私奔了

       *少年宰和未成年中也,八岁年龄差,大概是黑时设定,经不太起推敲

  *大概是哒宰出任务受伤之后的展开
         
        他们彼此相爱,他们讳莫如深。
  
  中原中也踏进病房时,夕阳已经落下去了。层层叠叠的山峦仿佛着了火。太宰治的病床就在那团氤氲暖光中,他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光里,一生都少有那么安静。
  他端详太宰治的脸,秋日浓稠的阳光,像被时光拉长的糖,一点一点铺染在太宰的脸上。连着他的睫毛也被渲染成秋天果实的颜色。
  中原中也站在那,静静地凝视了他一会儿。他看他额角上的绷带,看他手指上细小的擦伤。有那么一瞬他想庆幸祸害活千年,有那么一瞬他想太宰治你为什么还活着,还有一瞬他什么都没想。他在对方床边坐下来,漂亮眼眉微微低垂,黑色风衣衬着少年未长成的伶仃肩膀。若是此刻太宰治醒着,他可能会嘲笑出声:“啊,中也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我的未亡人一样。”
  他还记得太宰头一次见他的神情,那个少年黑发鸢眼,漆黑的西装外套带着雨水,钢铁和隐约的血腥气,却蹲下身伸手把年纪还小的自己抱在了怀里。中原中也脸颊硌在他胸前的一枚铜扣子上,有点疼,他想推开这人,太宰的手臂却收得越来越紧。森鸥外在对面饶有兴致的端详他们的互动,微微笑起来:“要好好和中也这孩子相处啊,太宰君。”
  中原中也贴在太宰治胸前,对方的声音通过胸腔有好听的共振。他听见少年清冽的声音低低的笑起来,仿佛混入了奇异的蜜糖:“我知道了,首领。”
  他们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相处。太宰在港口黑手党里以心狠手黑出名,然而幼年中也可以自由自在的坐他膝盖。太宰治也会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洗干净拷问叛徒时手上沾的血,替小矮子热一杯牛奶。虽然这事再后来被中原中也当成黑历史,但它们毕竟存在过——货真价实的存在过。在硝烟血腥里带着一点珍贵的微甜。虽然后来他们很快就会在执行任务时在耳麦里对骂,对面枪声擦过脸庞,桦树叶子哗哗响。
  再后来他长大了一些,一边练习拆装枪械一边随口问在边上帮他掐着秒表的太宰治:“喂,你当初为什么会找上我?”
  太宰治抬起头,定定的盯着他看了几秒。
  他眼眸漆黑,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同时又像是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荒漠,矛盾,空旷,又诡异。
  接着他又笑了,眼眸弯的像一轮月亮:“中也猜猜看啊。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中原中也皱着眉看了看他,眼睛垂下来,接着再抬眼时就自然的抬了抬下巴,问他:“多少秒?”他们再也没有谈论起这件事。
  然而他不知道,有些时候从来都是因为爱才胆怯。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就像他现在——他坐在年长自己八岁的人的身边晃着腿看夕阳。他知道他不会死,仿佛一种笃定。他低头看太宰治,对方面色还有失血过多的苍白。一道曲曲折折的阳光从他侧脸一路蜿蜒到锁骨,皮肤上落下一道鸽子灰。他想起那双眼睛,他几乎能想象出,如果此刻,这双眼睛慢慢睁开,会是怎样的场景。
  可是他没有睁开眼。
  中原中也想了想,俯下身吻了他。
  他的侧脸很凉,和他的嘴唇一样凉。他的下巴蹭到了他的肩膀。而沉睡的人却没有睁开眼。即使他已经醒来。
  许多年之后,太宰治仍然记得这个吻。即使那时他与他身上的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做了爱有了性有了房门后清晨六点的吻,他仍然记得那时的感觉,不像一个吻,反而像一颗糖。
  他的小矮人还是吻了他。尽管小矮人以为这是一个秘密。是一句说给他自己听的情话。是秋天沉在水潭里的青荇,冬天枯萎,来年春天也不会发芽。
  他紧紧闭着眼,竭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不抱紧他。
  
  
  ……最近真是沉迷年龄差,八岁年龄差什么的简直完美。十七岁的清冷少年宰,小小只的蜜糖发色的中也,少年充满负罪感又不能停止爱,很困惑,想我到底是喜欢中也还是最讨厌中也呢,但困惑的同时还每天早上帮幼年中也梳头发,放好牛奶,阻止别的小女孩追求中也什么的……
  去他的考试吧,劳资只想写脑洞啊呜呜呜
  

评论
热度(96)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