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双黑】高阳台


  *一个莫名其妙越写越长的小甜饼
  *头一次写双黑,ooc慎
  *少年双黑是世界的宝物!好想写阳台play啊(•̀ω•́)✧
  
  许多年后,中原中也再次梦见太宰治第一次亲吻他的场景。梦中前因后果都已模糊,只有那两个黑色的少年在阳台边闲聊,争吵,最后闲极无聊的亲吻彼此。画面晦暗,薄暮的颜色像一片落叶似的,落在太宰治的眼睛里。
  老旧的书房、仿佛滋生青苔的桌角、横滨港口雾蒙蒙的天气,还有对方闲来无事,从古董摊上买来的,发霉的灯泡。
  太宰低头亲吻他,轻轻咬啮他的唇角,昏暗天光覆盖在他的唇瓣上,有一丝诱人而黯淡的光泽。中原中也被他按在生了锈的栏杆上,不甘示弱的张开唇齿回应。他永远记得那时少年太宰的神情,是青春年少里特有的深情,带着莫可言说的狠戾。接着便被那双眼里红茶样甜寂的笑意覆盖。他笑着摊开手,说:“嘛,看来中也很喜欢。”
  ……去你妈。
  倘若按照现实,那么那个十六岁的下午止于这个吻。中原中也在对方试图把手往他衣服里伸时恼羞成怒,直接和对方打了起来,场面十分魔幻,两人直接拆了这个阳台。然而在梦里,一切展开都变得不同。十六岁的太宰治暴力镇压了自己的反抗,窗帘在他身后高高的扬起。半明半暗中,少年半跪在地上,搂着他,像亲吻花瓣一样亲吻中原中也的唇角,身下的动作却是凶狠的。他嘶哑着嗓音在中也耳边低低的笑出声,说:这样中也就是我的了呀。
  他吓醒了,脖颈领口覆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睁眼时天花板是熟悉的天花板,房间是熟悉的房间,薄薄的被子从腿上滑落下来。一室稀薄天光里,他腰上横了条缠着绷带的胳膊,旁边是一个搂着他的太宰治,比梦里那只大了一号,浑身的阴郁气质似乎消退了一些,眼梢眉角,说不出的英俊风流。这个太宰脸贴着他的侧腰,眼角微微挑,笑起来:“中也梦见我了?”
  “...”
  “我吻了中也?”
  “...”
  ”如何吻?”
  太宰治的手指慢慢摩挲着那一片雪白的腰际。“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从唇角吻起的啊。这样即使动作激烈也不会太过有攻击性。不然就把中也吓跑了,你说是吧。”
  “……你给我闭嘴。”
       太宰治笑一下,把他往身下压。雪白的床褥柔软,他俯身下去,像要把小个子的恋人整个的拥抱覆盖掉。
       ——他伸出手,像要把他的一生都拥抱覆盖掉。
  

评论(14)
热度(110)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