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太中】薄扶林道


*太宰治×中原小姐,中也性转

*一个甜饼,非常短



窗外是山林间的小屋,深秋的天空,树木的叶子逐渐变红了,季节交替,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亚麻色窗帘边,盛开着这个秋天最后一朵山茶花。中原小姐坐在地毯上,太宰治坐在钢琴边,于是他就这样看着他的女孩从厚厚的书卷中浮出水面,看着她起身,伸手越过木制的窗框,折下那朵枯萎的花枝,把它斜斜地插在钢琴上的花瓶里。

他们的影子交叠在落地窗澄澈的玻璃里,亲密得像是一体。远处山峦绵延,天高海阔,而他只看得见那双湛蓝的眼眸,在逐渐变幻的深秋景致里慢慢地抬起,抬起……最终落进他的眼眸里。

“怎么了?”

中原中也看着玻璃里倒映出的太宰治的脸,挑了挑眉:“为什么忽然这么看着我?”

“因为我回忆起了一些事。”

“什么事?”

 “一些我们结婚后的事。”

中原中也低头翻看着这一季度的黑手党工作报告,没理他:“我们还没结婚呢。”

 “我知道。”

 太宰治望着她一丝一丝的橘红卷发:“但我已经开始回忆了。”

“比如?”

“比如清晨,你去摘刚开放的山茶花,用清水洗净,用阳光沥干,而我就坐在你身边,在花园里摆放一张榻榻米,慢慢阅读一本契科夫。”

他一半坐在午后浓郁的阳光里,一半坐在深秋的晦暗处。白色的衬衣,几乎要在阳光中融化:“我接过你的花,把它夹在书页间,然后我们就带着这本书,坐火车去看初春的阿尔卑斯山。”

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文件,把耳边的橘色发丝撩到耳后,好一会儿才说:

“然后呢?”

“然后我们老了。”

微凉的风从山那边吹拂而来。

太宰治坐在风里,声音轻得,仿佛在述说一个多年沉浸、却永不能实现的梦境:

“我们老了,走不动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在花园里洒满麦子、稻谷和小米,然后并肩坐在山茶树的花荫下,等待去年的候鸟再度飞来,又再度离开。”

……

“所以我们快点结婚吧,快点走完这一生。”

 胡桃色钢琴前,太宰治望着中原中也的背影,纯白衬衫的衣摆在微风中起伏,语气平淡得像在说一件寻常至极的事情:

  “最好把一天压缩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压缩到一分钟……这样我就不用每天这么担心,担心你会在某个清晨或黄昏,出其不意地离开我。” 




评论(6)
热度(228)
  1. black毒直沽 转载了此文字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