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双黑太中】东风不知

汤圆宝贝儿真的太棒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喜欢汤圆的,她超级好,我很想娶她。

轩辕氏汤圆:

 @直沽 给我超级超级爱的好直沽!直沽生日快乐!




*爆肝产物




——




太宰治没有心。


 


他生来一双慧眼,自幼便会窥探人心,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奇特之处。周围无论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是那垂垂老矣的老者,都有一个名为心脏的东西。而自己胸腔里头却少了个吵吵嚷嚷横冲直撞的家伙,安静得像被荆棘包围的一座空城。如果把其中注水,轻轻摇晃,还能听到水波撞击四壁那空荡荡的声音。正因如此,太宰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无法像旁人那样听着心跳入睡,若无法睡去,只能采取最低端的属羊法。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千万只羊奔腾而过留下斑驳蹄印,却依旧无法带来一丝一毫的睡意。


 


中原中也得知他没有心的时候,脸上不屑的表情,至今还留在太宰治的记仇本上。中原中也双手抱胸,直立立站在他的跟前,一副天地小霸王的样子。他拽着太宰治的胳膊,毫不留情地嘲讽他是一个中二病发作的屁孩子,还说着要带他去看医生。太宰治冷眼盯着他,明明中原中也也只比他大上一个多月。


 


不知什么孽缘,太宰治自幼与中原中也相知,打小就厮混在一起,除去那些个情真意切要弄死对方的打架斗殴不说,四舍五入也是能一块儿看小黄书的好兄弟。两人关系能走到这样的地步,不说是臭味相投,也得是狼狈为奸,才丁点儿大的萝卜头,稍微整合整合肚子里那坏水,就能把整个镇子闹得鸡犬不宁。虽然太宰治不想承认,可中原中也和他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仿佛生来与他互补。他的一个眼神过去,中原中也立马对他的意思了然于心,就连中原中也的心跳声,也比一般人的要更欢快强劲些。


 


太宰治对自己没有心的事儿向来守口如瓶,今天也不知怎的就在中原中也说漏了嘴。中原中也倒不吃惊,先是大肆嘲笑了他一番,随后就拉着他的手准备去看医生去。太宰治执拗不去,就和中原中也杠上了。两人经过好一番厮打,最后太宰治还是被中原中也拖到医院里头去的。


 


在等检查结果的过程中,太宰治白了中原中也一眼,中原中也对着太宰治狂竖中指,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眉来眼去,不知在空气中暗自斗了多少回法。


 


突然,医生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呼,随后便是一些胡言乱语,大体就是“医学上的奇迹”“跨时代的发现”一类的。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向太宰治。太宰治吐了吐舌头,眉眼间微不可查地带上了一丝得意。


 


很快中原中也恢复了平静,对着太宰治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成精作怪这么多年,在一致对外的时候从来都是出奇的友爱。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算是回应了一下中原中也的眼神暗示。


 


我数到三。中原中也靠近了太宰治,压低了声音说。


 


太宰治点了点头,同样也靠近了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盯着门把手,看见门把手一阵响动,方才那个给太宰治做检查的医生正好推门而出——


 


三二一。中原中也大喊道,跑!


 


太宰治反应很迅速地跳上了中原中也的背,中原中也把太宰治背在背上,撒开腿就开跑,一下子窜出去老远。这全都得益于两人幼时天天做坏事培养出来的默契感。中原中也的速度惊人,可是太宰治跑不过大人,往往会被逮到,然后供出另一个中原中也来。久而久之中原中也算是看透了太宰治这个臭不要脸的,只当恶作剧被发现的时候,第一时刻扛起太宰治就跑,不给太宰治瞎逼逼的机会。两人这个默契就这么存在了好久,后来才在太宰治的强烈反对下由扛变成了背。


 


可怜那位医生刚刚还沉浸在医学奇迹的新发现上,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两个孩子,早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医院外头,太宰治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反倒是中原中也气喘吁吁地揉着自己的胳膊。太宰治很是尖酸地嘲讽中原中也体力退步了,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反驳道也不知是哪位爷又胖了。


 


说真的。中原中也缓过气儿来,看着太宰治说道,人没有心到底怎么活下来?


 


我哪知道啊。太宰治倒是说的实话,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没了心,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地活到现在的原因。


 


中原中也象征性地打了太宰治胸口一拳,动作经过刻意地放轻,拳头落在太宰治的胸口上邪不痛。而中原中也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仿佛敲上了一个空心西瓜,那空洞洞的胸口里似乎发出了无限的回音。


 


太宰治眯起了眼睛,握着中原中也的手腕,硬是不让他缩回去。中原中也停留了许久,也没能感受到那属于每一个人的生命音讯。


 


现在你可是知道了我的秘密了。太宰治眨了眨眼睛,语调骤然变得极其圆滑起来。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这么多年也不是白过的,眉头一皱,就知道太宰治要作什么妖来。


 


出乎中原中也的意料,太宰治嘴里并没有蹦出什么惊天骚话,而是对着中原中也无比婉转一笑,语调也骤然变得深情了起来。


 


你可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太宰治说道。


 


中原中也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要把手缩回去,无奈太宰治依旧握着他的手腕。中原中也挣脱不开,只能狠狠地瞪了太宰治的一眼。不过对上了太宰治那情深似海的眼神的一瞬间,中原中也眼底的凶恶全部转换为了尴尬。此刻的小霸王再也威风凛凛不起来,似乎全凭太宰治摆布。


 


你想说什么。中原中也本来想以很不客气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奈何自己此刻十分底气不足,一句话给他说得轻飘飘的。


 


我想说的是,你在我心中,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了。太宰治眼底光影斑斓。


 


中原中也低着头嘟囔了几句什么,犹犹豫豫半天,才抬起头来,刚一张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太宰治无比深情地呼唤道——


 


——你已经是我的儿子了。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睛,大脑在缓慢处理着太宰治这句话的意思。太宰治倒是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起来,在中原中也勃然大怒之前及时松开了中原中也的手腕,跑得那叫一个快。


 


中原中也反应过来,甩开腿就奋起直追,一边追一边怒吼我中原中也今天就要大义灭亲。太宰治被中原中也这句话笑得腿软,指着中原中也,断断续续话都说不出来,在中原中也眼里那叫一个嚣张。


 


放肆大笑是有报应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太宰治脸上的纱布只多不少,连带着帅的面积都少了好多。


 


接下来的日子,中原中也也并没有因为他没有心就对他温柔哪怕是一点点,该揍的时候依旧是照揍不误。大清早中原中也冲进太宰治的卧室里头,抓起太宰治的被角就掀。太宰治自然是不肯松手,一场小型被窝争夺战悄然展开。太宰治揪着被子很是委屈的说就不能对一个无心人士好一点吗。中原中也听了只一挑眉,很是不讲理地说道,没心了就怎么了,谁还没个身体疾病咋地?说着就是一发力,直接把太宰治的窝给端了。


 


太宰治同时也会借着自己没心的名义要着要那,可怜兮兮地说自己想要感受一下心跳声。中原中也被他叨扰得不耐烦了,只能任太宰治在自己胸口乱摸,美名曰感受心跳,实际上与耍流氓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太宰治说得倒也是真话,他确实有点儿想感受真实的心跳到底是怎么个样子的。每当他的手碰到中原中也的胸口的时候,都会感到其中强有力的心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原中也好动,中原中也的心跳比其他人更加清晰强劲,是太宰治喜欢的声音。


 


在一次两人合伙调戏邻居家大黄狗的时候,也许是面对着自己最讨厌的物种,太宰治难得翻了个车,被区区黄犬堵得没了方寸。中原中也条件反射护在太宰治身前,一人一狗就这么对峙了起来。太宰治趁机把附近一辆自行车的锁撬了,对着中原中也挥手示意,示意让他先跑。


 


中原中也看了看太宰治,再看了看自行车,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没事,一条狗而已。太宰治说。


 


不是。中原中也急忙摆手。


 


又不会有危险,你先跑嘛,我随后跟上。太宰治拍了拍他的肩,故作轻松地说道。如果此刻能给他一颗心,这颗心此刻肯定是剧烈颤动着的。


 


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我不会骑自行车。


 


太宰治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看上去像是憋笑要憋坏了。


 


中原中也铁青着脸色,眼神骤然凶狠了起来,连一旁之前凶恶至极的大黄狗都给唬住了,然后被中原中也投掷出去的自行车吓得落荒而逃。


 


太宰治一边大笑一边跑着,中原中也拆了自行车的坐垫,发誓不把这个坐垫塞到太宰治嘴里誓不为人。太宰治本来就跑不过中原中也,因为笑更是上气不接下气,一下就被中原中也给截住了。


 


中原中也没想到太宰治这么快就跑不动了,还没来得及收住脚步,直直就撞在了太宰治身上。两个人几乎同时摔了一跤,差不多都的惨。只不过中原中也反应比较快,紧急换了位置,让太宰治摔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实打实地砸在地上,当时痛的眉头都快拧巴了。太宰治知道中原中也这死倔的性格,不到生死攸关都不会喊一声痛,能让他表情扭曲成这样,怕是伤得不轻。


 


能动吗?太宰治轻声问道。


 


怕不行。中原中也皱着眉说。


 


太宰治不说话了,当机立断把中原中也扶了起来,一步一蹒跚,愣是把他带到了医院。


 


中原中也的心跳是超乎常人的强有力,太宰治扶着中原中也,听着那一声又一声清晰的心跳声,仿佛产生了自己的胸口也有了心跳的错觉。


 


把中原中也送到医院后,证实了太宰治猜得不错,直直摔了个错位加骨折,要住院好一段时间。从来形影不离的两个人,突然就断了联系。


 


好容易太宰治偷了个空,从学校溜了出来,跑到医院来看中原中也。刚一进房门,就看见中原中也对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太宰治悄无声息地走到中原中也旁边,中原中也却抬起头看向他,表情出奇的认真。


 


太宰治。中原中也轻声道。


 


怎么?太宰治下意识地也把声音放轻了,但下一秒他就感觉中原中也猛然从病床上起了身,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


 


中原中也速度之快,饶是太宰治也没能反应过来,直接就被中原中也狠狠地抱住了。


 


太宰治刚想说些什么,却感觉到身体出现了一丝异样。


 


砰砰、砰砰。


 


微弱的声音在太宰治的左胸响起,先是微不可闻的,随后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到最后越来越有规律,每一声都带着生命的韵律与节奏,仿佛无数溪水汇入了干涸的枯塘,骤然多了一方活水——


 


——是心跳声。


 


太宰治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向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迎上了太宰治的眼神,轻声笑了。


 


我才发现。中原中也轻声道。


 


我有两颗心。


 


——END——








我得知井和直沽是一天生日,我的心情是崩溃的。




先是熬夜肝出来了井小姐的,然后今天再紧急肝直沽的,几乎踩点发,十分焦虑了。不过还好赶上了。




梓木很贴心地关怀了我的肝。




我的好直沽生日快乐!新一岁了,我还是超级喜欢你!



评论
热度(491)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