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焰钢】睡前服



*饿到想哭,给自己喂糖

*一个睡前甜饼


“你是大事,我爱你是小事。”



这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长夜就要来临,环境和现实在这一刻模糊不清。而罗伊所思念的人就坐在他面前。

那时候爱德站在他面前,他眼睛里的神情与光影一样复杂,夕阳穿过白色的窗纱直直遮掩照射在他面前,将他的金发映照得流光溢彩,那光滑面孔依旧有孩子般的轮廓,眼角有少年的骄傲飞扬的痕迹,他就在罗伊面前,怀疑又热切地审视他,审视着罗伊的黑发和漆黑眼瞳,审视着这个从时间洪流深处归来的既是旅人又是恋人的什么人。

罗伊站在爱德身前,低头注视他,尽管他不愿亲口承认,但谁也无法否认,在他们与彼此失之交臂、只能独自吞咽恸哭与思念的那些漫长日夜,爱德华·艾尔利克已经成长为难以言喻的美人。他长高了一些——这一点点身高的改变大概足够他挂在嘴边很久很久。鲜花是他丰盛的青年的容颜,蜜糖是他面颊上隐约可见的童年痕迹,而那双金色眼睛里盛着钢铁的锐光与汩汩美酒。

 ——从初遇时那扇窗子里投进来的光线又回来了。

利赞布尔乡下的老房子里,光线那样静谧又沿着螺旋轨迹投射在彩色小方格地板上,收音机的天线卷曲着伸向天空,空气中漂浮橙花芳香。而那孩子额头渗出汗珠,双臂拄着拐杖,抬起眼望向门边的他,金色眼睛里映着一整个世界的天光。

他是他虚幻的梦境,他是他的童话故事。他以为他已经消散,而他却偏偏再度出现。

于是隔着漫长的时光,他又一脚踏进他的兔子洞。

从此……再也无法逃离。

 

 

是廊桥遗梦。梦里有罗伊低下头来亲吻他,周围荒烟蔓草丛生,有野生植物所开的不知名小花的芬芳。爱德背靠着门板坐在浴室门外,门的另一侧传来水声。整个房间被玫瑰色的暮光笼罩,那一瞬时光倒流几十年,木质门框镀上珍珠白。在那个傍晚,时光显得缓慢而温柔,仿佛被封存在一块巨大的琥珀之中。

爱德想象着水流从罗伊赤裸的肩背滚落下来的样子,后知后觉地脸红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诉说自己对罗伊身体的迷恋。在清理浴缸之后,他缓缓将身体浸没在温热的水中,想象着那水流曾同样划过罗伊的肌肤。划过肩膀,胸膛,强健的大腿肌。同样的水流爱抚着他的身体。爱德仰头望着浴帘上一簇簇幼小的绢绸蔷薇图案,感到心头蓦然涌动起一种陌生而甘美的疼痛。

你不知道,在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的渴望在其中坠落,所有的事物在你身上沉没。

 

爱德起身从浴缸里出来。在起身的前一刻,他幻想身边有具温热的强健躯体轻轻触及自己的躯体。他闭上眼睛,缓缓呼出一口气,将脑海中那只搀扶自己踏出浴缸的手驱逐出去。

他不知道一墙之隔,罗伊正靠在门板边等待他。罗伊站在满室余晖之中,不知道为什么,那亘古的阳光也像是哽咽了一下似的。他拍了拍沙发,以为是一道褶皱的阴影,原来是爱德的金发。轻轻地捻起来,可以在指头上绕十二圈。他喜欢这里,就如同他喜欢爱德推开门说:“我回来了”。最喜欢的还是桌上摆好的对称的刀叉杯盘碗筷,只要还在这里成双就足够了。

他直起身来环视整个房间,在这里留宿的时候,爱德夜夜对他道晚安。转脸熄了灯,枕了枕头,房间黑漆漆的,他能够想象到一墙之隔,街灯透过轻纱窗帘映在爱德脸上,刻画出眉骨、鼻梁、酒窝的阴影。那孩子睡着的时候,头发在枕上碾着,辗转出流水金砂的声音。他在心头甘美的渴求与疼痛中闭上眼,探下手去安慰自己。

 

片刻之后,浴室里的水声停歇下来。接着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是爱德走出来了。

罗伊屏住呼吸,回过头。

他一早就知道,他的情人那样美——

爱德裹在白色浴巾里,灿金长发湿漉漉地搭在肩头,嘴唇粉艳,浴巾外露出肩颈、手臂以及一小片脊背。室内太暗了,光影在地板上拉出一个个菱形,像地面长出异艳的鳞片,他美得好像一个真正的新娘,而新娘像是停在神话中睡着的巨兽身上,随时会被载走。 

罗伊顿住。

他望向爱德那如丝绸般滚烫的双肩——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暗示,小小的炼金术师仅仅是半裸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脏已经无可抑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爱德正伸手擦头发,注意到罗伊眼中的神情,他用一只手轻轻抚摸对方的肩膀,意图安抚他。而罗伊轻轻摩挲那只肉身的手,侧过脸在那手背上印下一个亲吻。

罗伊感到那孩子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仿佛罗伊的嘴唇是一块烧红的烙铁似的。

沉默了一会儿,罗伊用唇轻轻摩挲着那只手,他笑起来,这样抬眼望着爱德华时,身材和面容都像二十九岁那样年轻:“为什么会一直等着我?”

那双金色眸子瞪着他,片刻之后像是终于泄气一般妥协了:“阿尔方斯曾经说我是在浪费生命。”

那时金色短发的青年靠在门边,注视着兄长的身影,许久许久没有说话。

“你知道希望有多渺茫。”

“我知道。”

“你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浪费?什么叫浪费?”

爱德华背对着弟弟,头也不回地关上窗。他的耳根泛上了一点赭红,却依旧说了下去。

“……我本来就打算陪大佐共度一生,”

“不管他此刻在不在身边,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我这一生都会耗费在他的身上……这是早已交付的支出,怎么能叫浪费?”


tbc


评论(4)
热度(60)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