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双黑】地尽头 (2)



*心理测量者paro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很平淡。

——太平淡了。

两人的时差错开了,中原中也依旧出门上班,没有人知道他在家窝藏了一个犯罪指数超过120的潜在犯,即使这位潜在犯是当年以首席身份入职又叛逃的前精英。而太宰的睡眠时间和中原的加班时间通常是重合的。到他醒来之后,两人仅有的交流便是互怼。抑或是中原挑挑眉,声音倦散,表示“今天轮到你洗碗。”太宰有时简直错觉,中原中也这样不明不白地让自己在家中留宿,就好像是在后院养了一只大型犬。

若即若离地耗到第三天,太宰治收到旧日下属传来的录像。那时正是深夜。灯火连绵,反倒衬出窗外路途静寂深长。窗外景物全无,只黑暗中依稀分辨出建筑物的轮廓。在阴影最深处伫立的是诺娜塔六角大楼,那里是西比拉系统的所在地,是横滨的心脏。

他迅速浏览过一系列资料,目光停在最末尾的录像上。文件名上标明了这是少数从西比拉系统内部流出的资料。他凝视终端机上流过的一脉孔雀蓝光线,在黑暗中带一点萤绿,流过他脸颊,如一点萤虫。

细碎光点铺在地板上,而投影中的那人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中原中也,他没有穿严冷端肃的漆黑正装,肩头披一件漆黑风衣,衣摆直垂到脚踝。屋角那被烟雾熏黄的探照灯照过来,在那样的微光下,中原中也的轮廓被细致地刻画出来,美而锋利上挑的眼角,他是一个crush,你很难不在这一刻爱上他,他眼角上扬,冰蓝眼睛仿佛一个甜蜜的预谋。无重力环境下一粒粒漂浮的血珠都静寂地沉淀了。他在更加陈旧的年代和更加遥远的时空中,在那里,他顽劣地抽烟喝酒,赌博出千,陷入一种自我放逐的颓靡,而这份颓靡像是鸦片一样让人陷入酩酊地狱。

太宰治定定望着录像中的他。他知晓这份录像的来之不易,看一眼少一眼。

有那么一瞬,他想倾身过去,轻轻亲吻光影中中原中也那微微颤动的眼睫。

西比拉所保留的旧日回忆投影到此为止。他不知道,这份录像曾被反复分析、研习、比对过。在诺娜塔深处,有年轻的监视官微微张口,惊诧兼惊艳到无可名状。她手中一只圆珠笔骨碌碌滚到桌面下。那刚刚入职的女孩见到一场令人头晕目眩的超精彩肉搏战和目前为止,所出现过的最美丽的男子。她敲击键盘,将那匪夷所思的战斗异能录入秘密档案中。

这录像中的一切显然都无法用现有的科技解释,但监视官甚至没有提出任何疑惑,只是从善如流地将记录下来。

——因为已经习惯了被西比拉系统“眷顾”着的感觉,习惯了作为“准则”的主宰者的存在,自然而然地就高估了当失去这些时,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能力。

太宰治自叛逃时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他少年时曾一味信赖系统的决断、高层的决断,换来的却是自己并不想要的、甚至憎恨着的结局。

 

夜里他回到床边,捧起中原中也的脸细细看他,将脸深深埋下去。而中原中也还未醒来,手臂缠上他脖颈,恍惚他们之间相隔的年月根本不曾存在。而这滨海国度的国祚也不够绵长,给人以要惨淡收场的错觉。他们在月华流淌中肌肤相亲,恍惚间就像是他们少年时滚烫炽热的缠绵,赤裸浩荡。

太宰治伸手拧开他一边的夜灯,他的侧脸在昏黄的光线下,一点点亮起来。

“从几天前就开始了啊……故意和我错开作息时间……”

中原中也眼神闪烁了一下,“工作繁忙而已。”

“忙到要全力以赴避免交流的程度?”

“想太多……现在不就在跟你交流吗?平时也有正常交谈吧。”

太宰移开目光叹了口气,又看向他,“你明知道不是这种交流啊。”

中原中也的表情微妙起来,隐隐带了丝揶揄:“……所以是在期待什么糟糕的交流法?”

太宰微愕。看到他这副表情,中原中也满以为占了上风,谁知下一秒对方嘴角就噙了笑意,“……是这种交流法啊。”

中原中也想躲开已经来不及;那只扶在耳边的手转扣到了脑后,牢牢扳住了他。

唇瓣相贴,舌尖甫一抵上唇缝,就像火种一样点得头脑都发热起来。舌尖侵入牙关,不急不躁地缠着他的。中原中也小腹硌在他腰间硬质的皮带扣上,渐渐把冰冷的金属都焐得热了。

算来只不过是第二个吻而已,却比第一个不知温柔多少,杀伤力根本就是几何级数。强自克制的情绪被开了闸,中原中也终于软下来,手指微蜷绞着他胸口衬衫的面料,直至察觉到他的心跳鼓动得并不比自己慢几分。

在那一刻,中原中也挑衅似的将他按在床上,伏在他的胸前,舌尖一寸寸描摹过他的喉结。

没有语言能够描摹那种绵长的震颤。太宰只觉得下腹绷紧了。

他抚摸那头柔软微卷的橘色发丝,将他耳边散落的几丝碎发别到耳后去,指尖掠过那玲珑耳廓时,他有片刻怔忪。逐渐发酵的对于“未知”的不安几乎将人遏到窒息;未知的未来和性,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失去理智的东西。

中原中也感受着他情绪波动时滚动的喉结,轻轻咬啮上去,仿佛衔着一枚橄榄。他感到太宰治环抱着他的手臂在发抖——并非因为痛苦,而是兴奋。他为这种情绪的展露感到微妙的愉悦,但这种欢愉最终变成一种悲伤。这个男人的爱是如此猛烈而隐晦,以至于他必须在无人区废弃的小巷中,避开遍布街头的色相监测探头,透过一个绝望的偷吻得到满足。 我知道这种爱。我知道当你展露狂跳的心,畏惧自己这样做的当下,心跳会变得太大声,继而会背叛你自己。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中原中也将侧脸贴在太宰心口,这样想。

——这个人一直在压抑着心跳,却还是被心跳声背叛了。


tbc

 


评论(3)
热度(79)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