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堕梦

感受到了非常非常温柔的感情……收到长评超开心!简直想要日更三千!!

墨卿酒醉:

 那句话的确说得很对,这城市的夜晚,实在过分孤独了。连月亮都没有了满目的星辰,我躺在河岸斜坡的草地上,恍惚着沉进这混沌孤独里去了。


  时不时有风吹起耳畔的碎发,随着草叶一起拂动脸颊,河上阵阵水波也是被这风吹起的,披上了一层月光,泛着银白轻轻漾开去。


  夜已经是很深很深了,天色就是被泼了墨一样,似乎还透着靛蓝,隐隐能看见有轻云随风过。这深夜的天空,是远不如黄昏时美的。那时候的天啊,是青瓷捎着粉红,是夕阳染就晚霞,仿佛纯焰将烬,有烫金的云,被风撕碎卷起,就这样浸泡在靡醉的烂锦里。那时的土地洇着妖冶的血红,林上有乌鸦惊雀,扑簌簌飞起,又在一片羽毛飘落中归巢去。那般浓艳的妆,当真是美煞了这天空,又羡煞旁人。


  等黄昏热闹过后便只剩下寂静,颇有点“一晌贪欢”而后“曲终人散”的意味。


  我向空阔处四望,远远地能看见河那边有座灯塔,一束极亮的光顺着河的方向照过去,不知道实在找寻或是等待什么。心里盼着你能循着这光找过来,它是那么显眼,可就同这月光,也露着一丝荒凉。


  月亮是有影子的,映在了河中央,又像是另一个月亮。只风一起,那河中的月亮便撞碎了一般,裂成几半。好在风一停,她又恢复了原样,依然在水中,漫不经心。


  河水又是极清的,也像极了什么。说不上来,只忽地想到一句词,念“酒入愁肠”。是酒吧,极清的酒,化作相思泪的酒。


  这么看来,月亮兴许是不孤独的,只是太过安静,让人误以为她像自己一样寂寞罢了。说不定这天上,也是有繁星的,只是消隐在这夜色中,我看不见。我想着,你的眼睛,一定也像这星星,有一整片星辰大海,盈然过去,你眼底流转的花火,是红珊白瑚沉海里,只是一眼,似乎就有兔起鹘落。可这实在是太遥远了,就像这宇宙中的星子,我触碰不到你。


  我念着几近浮华的词调,远伸了翅梢,可还是触不到你的脚。我企望着你,眼泪涌上我的眶里。


  空境无声。


  这样的夜晚中的一切,都是无声的。这风,这水,这月亮、灯塔,都是无声的。就好像这一切,全都静止了。潋滟繁华,全都融化在千股泪泉里,一同泛滥了整个世界,天地凝固。


  我想叫你的名字,叫你名字的时候,耳畔便会有微风拂过。


  于是我叫你的名字,像是烈火烧灼,从喉中发出的声音,在舌尖滚过,烫一下,便吐出去:


  “沽啊……”我轻轻一声长叹。


  可就连这叹息,也即刻便销了声,就同那万物呼吸,草叶轻抚,全都化到这夜晚的风里,消散了去。我在心的微隐处紧抱着这一声呼喊,堕入倦梦中,满眼的浮光掠影,愿望成为你立地的皈依。


  我的直沽啊。


 


++++++++++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直沽的时候,这个场面就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本来是准备写给直沽太太作生日礼物的,结果还没来得及问她生日,就听到了她要不写文的消息。当时真的有如五雷轰顶。难过了好久,终于拿到电脑就决定把这一篇先发出来了。


  送给我最爱最爱的直沽。 @直沽 


 


  之前听闻几位大家都说过啊,说“孤独是生命最好的礼物”。


  直沽是我生命最好的礼物。


  我遇见你的时候,就像是拿一刀宣纸,取一张,蘸墨提笔,想在纸上记下些什么,可是我读你的文字,读着读着,一愣神,手一颤,一朵墨花就打在纸上,晕开来,晕开来。到最后,这纸上就只剩下了一朵墨花,染透了纸,抹不掉了。


  这样一来,我便一直念着你了。


  


  她的文字实在太过于惊艳。只是一眼就直接沦陷。我写出来这般晦涩平淡而又荒谬浅薄的东西,是大不能与她相比的。我总在想,直沽到底是哪里有。总记得以前有谁说过,说哪里生长的人就写出来哪里的文字。我琢磨着,到底哪个地方,可以让她的文字同时有着江南的温柔清新和北京的华丽大气,或许又是上海,这样一个临近姑苏又不输京华的城市,还是说就是天津,和这个名字一样。但我猜东西一向是不准的,统统臆想罢了。只是想她一定看过很多很多书,因为文字功底就摆在那里,不需要谁再多说什么。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能形容的字眼,我愿意带着手铐脚镣,为她而疯狂。


 


  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



评论(1)
热度(26)
  1. 直沽 转载了此文字
    感受到了非常非常温柔的感情……收到长评超开心!简直想要日更三千!!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