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愿我对你长情不减

太喜欢这篇了呜呜呜呜呜呜……抱住汤圆猛蹭!想告诉全世界她有多好

——“气象殊异,而于我而言你永远是你。”

轩辕氏汤圆:

@直沽 送给我最爱的直沽。


因为太短就不打tag了。


愿我对你长情不减


——


我是在十六岁遇见他的。当时他的笑容就像一枚闪闪发光的硬币,不安分地躺在许愿池底部,但他又与那些锈迹斑斑的铜币们不一样,他崭新且漂亮,年轻且充满活力。


他从我身旁路过,我早已在心里回放了千百遍这个镜头。我将这个瞬间提取出来无限放慢拉长,短短一秒也可成为一个世纪。我想象着如果我能在最恰当的一秒拉住他的手,我便能恰到好处地对他发出一个简单又不失礼貌的邀请。运气好的话,他会答应,然后跟我并排走在一起,或者一前一后。按照他的性子,那闪烁着星光的漂亮眸子,那一派自信极了的模样,我猜测他会是走在前面的那个。然后他会回头,也许会露出些许疑惑的表情,问我所将去向何处,又将邀请他前往何端。


他像是一枚刚出厂的硬币,我却不忍心将他消费。遇见他之前我千金散尽还复来,遇见他之后我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刻薄最吝啬的守财奴。我不相信一个简单的微笑会有这样大的魔力,但我知道,自己貌似陷入了莫名其妙的爱情里面了。


无果的恋情总使人痛苦。我想要保持着我最优雅最迷人的姿态步至他的面前,温柔地说着斑斓情话。也许不经意间他会被这些烂俗句子里几个藏不住情深的字眼打动。但他绝对不会露出动容的表情,他那般骄傲的小长尾雀,只会高高地抬起他略微小巧的好看下巴,故作高傲地对我说,这已经是全部了吗。


我说,这当然不是全部,若是情话,即使地球余下的所有寿命我都在与你讲,都是说不尽的。但如果是真心话,一句一见钟情足矣。


他会脸红吗?在我说了这番话后,他会惊慌失措吗?会一下子被破解无懈可击的冷漠、露出少年般的窘迫吗?我闭上眼睛,想象他此刻的表情。那一定是有趣的。我甚至能看到他不自觉抿起的嘴角,眼神也不由自主像左下角飘,约莫是想盯着鞋尖来逃避他此刻的紧张。


可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不是吗?良久,我能听见他这么说。


所以说这是一见钟情呀。我说。


他摇头,起身告辞。我也不用追他,只用坐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就好。他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悄悄看一眼,一片海蓝却一下子扎入了我的怀抱里——他是发现我在看着他了,他急急忙忙转头过去,假装刚才不曾发生任何事。我托着腮歪着头笑着看着他,看着他脚步不似起初那般沉稳,慌慌张张地逃离我的视线。


桌子上有他用手指沾水写下来的电话号码,这是他不经意留下来的。写完这串数字之后他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星空一般的瞳孔里不带任何多余的情感,一层层淡淡晕开饱满通透的蓝——他走神了。他虚虚看着周遭的世界,从而忽略了我对焦在他身上的眼神。


我把我偷拍他的照片发给他。照片上他安静极了,与往常那般灿烈不一样的。他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透露着诗人般的忧郁和哲学家一般的睿智,使人无法将此时的他和往日那个硬币男孩联系在一起。他多变如风似云,也许人便如此。但即便过了千年,也总有东西不曾改变,譬如时间,譬如永恒,又譬如爱情。


我对他说,我曾不信爱情。


他嗤笑我,我并不觉得这是爱情。


那你觉得什么是爱情呢?我反问道。


义无反顾,赴汤蹈火。他说。


你遗漏了一句“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我说。


我至今不明白他笑容的魔力,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一枚硬币收买。彼时的我是骄傲且坚决的,此时的我却卑微而温吞。因为某种可恶情感,我变得畏首畏尾,多愁善感。我的理性和心智似乎被夺走了。


他对我笑,再度对我笑。他说,我敢打赌,你不敢吻我。


有何不敢呢?我这么说。然后俯身下去,在他的脸侧落下一个轻柔的询问。


他眯起了眼睛,猫儿一样的,温顺极了。他微微笑着,勾起唇角对我说初次见面便早已说过的话,现在再度照搬过来。他说,这已经是全部了吗?


这当然不是全部了!我大声说道。


那就吻我。他说。


十六岁的我有如此美好的恋情。这个年龄的我最为乖驯,他也正好遇到了我最好的年纪。我亲吻他白净略带浅粉色的指尖,他对我弯弯眸子,而为了这一个微笑我愿意赴汤蹈火义无反顾,因为我早已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花落了,草动了,时间也该行动了。


魔法被解开,一个世纪再度变为一秒钟,宣告我与他正式错过。


现实中他与我擦肩而过,我没有拉住他的手,他也没有对我微笑。我没有吻过他,他也没有说过爱我。


但总有东西是不会变的,譬如时间,譬如永恒,譬如爱情,又譬如我对他一见钟情的事实。


十六岁的我爱上了他。


十七岁的我向别人讲述这段爱情。


十八岁的我每天都在回想他的模样。


十九岁的我将他永远珍藏在心的最深处。


如今的我已有六十岁,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早已记不清他的长相。我偶尔会对人提起这段荒谬主义一般的爱情,然后自娱自乐一般笑了起来。


时过境迁,也许那枚崭新硬币早已生锈落灰,但他在我心中似乎是永恒年轻的模样。他说这不是爱情,我说,这不是爱情,这还能是什么呢?


我依旧在和人谈论我的这段感情。


因为不愿意忘记你的笑容。


所以愿我对你长情不减。


——END——

评论
热度(113)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