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双黑】俄顷一梦(4)

*娱乐圈paro

*说好的破镜重圆



"啊!吵吵闹闹的相爱,亲亲热热的怨恨,无中生有的一切,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到爱情正是这么一种东西。”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中原中也醒来时天还没有亮,白纱窗帘外,隐隐漏了一缕朦朦胧胧的天光。落地窗开了一丝小缝,清晨的风吹进来,轻薄的窗纱,极细微地起起伏伏,浪潮一般。

如此寂静的清晨。他睡在梦里,睡在雾气里。头顶是自家巴洛克风格的吊顶,身边……

是太宰治。

身体上传来重量,床单上是熟悉的蔷薇花香,并不浓厚,淡淡的,臆想一般。橘色头发的青年有些昏沉地睁开眼,就对上了太宰治安静熟睡的面庞。 

他正躺在那人怀里,头枕在他的臂弯处。而太宰正紧密地搂着自己,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皮肤白得显现出某种苍凉来。嘴唇微微抿着,那双鸢色的眼睛被遮挡,使他的面容显出微微的柔和。

    ……

 在夜与日的交接之处,他静悄悄地睡着。

 他睡的这样悄无声息……他离他这样近,却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中原中也沉默地望着面前熟睡的人,他枕在太宰治的臂弯里,抬起头时能够看到他过分消瘦的锁骨。衬着微微敞开的浴袍领口。他就在那里,脸孔说不出的清隽。

昨夜的景象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地重放,他记得自己在湿泞的长吻间抬眼去看太宰治的眸子,那双鸢色眼眸里找不到他曾深恨过的厌倦嘲讽和玩世,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只倒映出两个小小的中原中也——湛蓝眼眸中带着一点不信任和冷淡的中原中也。太宰眼中似乎有一闪而逝的伤痛,而他首先感到一点带着报复的快意,接着望着对方眼里那一点高光,愣了神。

 年少时森鸥外曾对他说过的话,仿佛印证一般,带着一圈一圈的回音,从虚构的山谷那头传来,在他脑海里响起——

“……太宰他爱你,比爱他自己更重……他不敢让你失望,因为他害怕你对他失望,胜过他害怕一成不变的生活。”

那时他刚刚接下与太宰同演的第一部戏,森先生与尾崎红叶一同前来开导他。那位上位者与面容精致得不似凡人的美人坐在灯光下,语气笃定。

“他毕竟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我多少还是有一点了解他的,如果你担心他的天性会使他最终厌倦你,抛弃你,那大可不必。”

男子微微笑了:

  “太宰能做到他想做的任何事,如果他想做一个好男友,他完全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男友……”

 他深深诧异,愣愣不知所言,心里却并不相信。

——他爱你,比爱他自己更重,他不敢让你失望,因为他害怕你对他失望。

是这样的吗?

这久远回忆让中原中也一瞬怔楞,接着已被太宰整个打横自电梯中抱出来,他记得两人纠缠着进门,太宰的喘息铺在他的颈边,记得太宰在自己脖颈锁骨再到腰腹一线印下的亲吻,似恨不得痛吻然后吃掉;他记得脑海里高热的一片空白,他记得天旋地转只有他的肌肤烫热如火花。

中原中也看了他一会儿,缓缓吻上那两片薄而柔软的嘴唇。他凑过去时睫毛轻轻扫在太宰的下巴上。

他挣扎着下床,一面咬牙揉腰一面暗想,妈的,居然分手多年后又被这条青花鱼睡了。却没有望见背后貌似正熟睡的太宰治睁开眼望着他的背影,慢慢地,极其细微地,勾了勾唇角。

 


洗完澡后,他躺在沙发上刷手机,中原中也没和任何人说过他有时会去看粉丝们的微博。有些粉丝们的画风会相当奇怪,在所收集的他出道以来所有专、出道以来演过的所有剧,以及演唱会票根之间,她们时不时会追忆起许多连他自己本人都已经遗忘了的当年细节。

新电影的图透已经在网上流传开来,宣传声势开始大起来。有姑娘将剧照与他当年刚出道时与太宰一同拍的一套杂志照一起po出来,没得底片的宝丽来相片,主色调俱是红与黑,那时两人都尚且年少,太宰的嘴角抿起来,中也的眼睫垂下去。少年的轮廓坚定又脆弱,是真的美。漆黑风衣扬起来,衣角边缘火焰烧灼过处,扬起星芒和风烟——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底下的评论一条条刷下去,有“啊啊啊啊啊啊九年前十七岁的双黑!!终于又合作了!心脏简直被击中了”,也有“他们怎么那么好我爆哭”,也有“#我见你眼中燃烧着旧情的火焰#”,有cp粉引用起了莎翁戏剧。还有姑娘从短暂片花中分析起电影中的传奇时间理论,大意即在人物的百转千回的历险时间中,主角在年轻貌美时一见钟情历尽磨难,却如奥德赛故事的男女主人公一般,依旧在年轻貌美时重逢。由此无限的延宕中说起时间的无效计算,大概在传奇中时间是不起作用的。姑娘最后转发时带了一句歌词。

为何没寂寥的出生在1874,挽着你的手臂彻夜逃避。

这联想极浪漫,似乎电光火石间与他两人前缘有了一点戏剧性的巧合。

中原中也一瞬间心头动了一动,似是被一只骨节修长的手细腻地在心上按了一按。橘色头发的青年划上锁屏,将手机掷在枕边,松松垮垮的白色衬衣随着这个动作滑下一边肩头。 

这是量子纠缠。中原中也闭上眼睛毫无依据地想。在过去,在命运在未在他们面前展开卷轴时的过去,那些看似无足轻重的事情、话语也许都是对将来的一种预言。


tbc

 

p.s:粉丝们引用的莎翁诗句就是开头的那句੭ ᐕ)੭*⁾⁾

 

 

 


评论(20)
热度(97)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