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双黑】俄顷一梦(3)

娱乐圈paro

摸了一小段,捞一下,证明这个还没坑……


两位经纪人走在空旷的长长走廊里。这一整栋大楼隶属港黑,即使深夜仍灯火通明,满室光亮如同夕阳坠落。

国木田向走廊深处大步走去,最终停在尽头化妆间门前。尾崎红叶紧随其后,向门缝中望一眼,了然地在距离门尚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脚步。

自门缝中透出幽微一线光,可以轻易望见浮世绘棉质短窗纱在风里起起伏伏,而中原中也坐在沉蓝的夜空前,如同坐在画里。太宰背对门边,似乎正倾身将娇小的恋人整个压在丝绒高背椅中,而中也一只手的霜白指节正陷在太宰肩头。他脊背遮去大半旖旎端倪,便望不见两人神情。

尾崎红叶穿细跟鞋,鞋跟柔软地陷入厚软红毯中,她眉心微微拧起来,旋即又放开。抬眼看国木田,对方脸上也是一样复杂的神情。两人仿佛莽撞撞入剧院的观众,忽然旁观起这场茫然的爱恨。

国木田低头伸手旋动门把手。心知是怎样的重逢让这两个人忘记了谨慎。两个红尘中俱已打过滚的成年人望着屋中这两人,一时竟无言可说。

门锁吞吐锁舌。太宰闻声回过头的那刻,眉眼神情都恍如当年那十八岁少年,漆黑碎发贴出深邃轮廓,衬出阴郁眼神。他眼尾染一抹红,可以清清楚楚地辨认回忆中那牵动少年动摇、动情、思念、悔怨的是什么。他鸢色眼眸盛着光焰颜色,在浮动的影子里升起又沉落,身后幽深的走廊空寂无人,灯光从他身后洒下,一格一格的木格在地上投下明明暗暗的阴影。

 

“我听说你们相爱了漫长的时光,但他或许是个说谎家,你要离开他吗?”

 

他与他交换过那极限光焰,或光焰黯灭前之极限一眼。他曾与他拥有过好时光,回想起停顿在青涩的嘴唇的触感,宛如希求了十数年似的,最哀伤、澄清且孤独的最后旅程之“结伴邀请”。

 那时太宰治捧起他脸颊,他低下头深深亲吻中原中也,那样的深吻,仿佛要将爱人吞入口中的亲吻,那托在手上一口口啜饮下去的肉体之爱。那一刻他忘记了时间与死,他深深望进他那如水底宝石般的眸子,那湛蓝眼瞳凝视之物,立即石化成“昔时”,成为庞贝城永远停顿在毁灭之瞬的永恒镜像。一望即成死灰,如所有尚未来得及实现的爱。


tbc


评论(7)
热度(75)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