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极乐


*一个脑洞,也许会变成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皇宰与中宫chu


清凉殿中为天子,定觉清凉。

 

许多年后,太宰治仍然能想起中原中也望向他时的眼睛。中原家的姬君眼睛里有沉沉海雾,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幽蓝眼瞳里带一点灰冷好似半山雾。她狭长眼尾笔触极淡,却惊心动魄。那眉梢还有雨水滚珠般弹跃,霆电依然劈杀天幕。

那时他初登帝位没多久,而他的中宫就立在清凉殿的屋檐下百无聊赖地赏雨,湛蓝眼睛无比安静地向他望过来。在那一刻,那场雨中的所有情节都成为慢镜头,时间轴被浓云遏住,雷雨的天气,唯有电光和中原的眼眸甚明亮。

清凉殿后有一棵三寸厚的高大三盖松,枝叶垂落至水面。石桥上稀疏长出一层青苔斑纹,深深扎入夹杂灰色的地面,桥下的枯莲黄茎毫不费力地突破去年的冰霜,伫立在三月的春色中。

中宫取出火柴,再取出一支线香,“咻”一声点燃后,即把燃剩的火柴抛进池内。

年轻的帝王太宰治在那一刻感到惶惶然,他从未惧怕过什么东西,他只是被他的皇后的眸光抑或容光杀退了。他不合礼数地穿过缦回曲折的回廊,快步走上前意欲拥抱住他的皇后,有那么一瞬,他隐约感到巨大的悲怆,似乎要失去什么东西。

风极大,中原家的姬君双手护着燃起的香,一面又闪躲开太宰伸过的手,一边笑了一下,一笑,火就熄了。那明灭一直闪烁到如今。


评论(16)
热度(74)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