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茫茫夜


*一个片段,大概是我的真实文风【
*交完论文之后已经完全不会好好说话了…



我曾和他彻夜欢爱。他说我往往延宕欢愉,似仙似魔,纵情暴露沉沦得无以复加。他说我越沉沦,就越粗暴。粗暴又温柔,波然欲坠的温柔吻住他。

我和他头一次一同出去,是在一个茫茫夜。我起身欲走时,我们才首度对上目光。中原中也的眼睛是一抹潋滟烟波蓝,定定看进我眼里真是无心肝。我自惭形秽,糟糕的吱唔其词把脸烫红起来,完全不符合我的疏冷内心。也许我说了,不走吗?

中也牵动一下眉睫,说走呀,零碎东西已初进包里,一旋身已轻盈离开椅子,黑大衣黑礼帽,帽檐下露出一点橘红卷发,走在我前面迳自直走出去,把他修长富弹性的背影放肆展露给我。

我略一瞥已尽入眼底,就不贪看。感觉远远处他的视线X光般,上下将我扫瞄了一遍。我自弃而笑,不错如你所见,是只青花鱼。
在门口,我说,那,就这样吧……
中原说,玩过抓娃娃没有? 我羞愧说没有。他唉呀一声拍了我手一下,招我走向隔邻一家店里。
好凉软的手,我跟随他去,稍有喟叹。我的意思非常清楚了,“那,就这样吧”,意味着,虽然寂寞,但今晚我并不想,不过真谢谢你陪我坐了这半晌,毕竟我心已朽,你正似水流年如花美眷,承蒙相顾啊,那么,是的,就这样了,再见罢。

我和他行走交谈,像成濑电影里的人,回头一望演出法。那并不多的外景戏总是两人边走边谈话,有时使用轨道随人物行走跟拍,最特别还是,让一人走前一步回转头来,另一人紧上前去,二人再次并肩讲话。以人物进行代替摄影机运动,营酿出细腻的韵致。光影落差造出来叠染和时移,借着互通有无的隔扇布局,筑构出景框。活动其间之人,行云浮止。

我必须不断不断调弦,以便看懂中也不致误判。似乎,他并无意从我这里换取什么。其实他打量一眼就知道,我拥有的东西少得可怜,恐怕还不够抵他对我颦眉一笑。他是在施舍给我罢,我从窗玻璃里看了他那么久,而我们之间悬殊到根本我连要婉谢他的施舍,也难于启齿。

评论(11)
热度(67)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