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极乐

*一个脑洞,也许会变成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皇宰与中宫chu


清凉殿中为天子,定觉清凉。


许多年后,太宰治仍然能想起中原中也望向他时的眼睛。中原家的姬君眼睛里有沉沉海雾,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幽蓝眼瞳里带一点灰冷好似半山雾。她狭长眼尾笔触极淡,却惊心动魄。那眉梢还有雨水滚珠般弹跃,霆电依然劈杀天幕。

那时他初登帝位没多久,而他的中宫就立在清凉殿的屋檐下百无聊赖地赏雨,湛蓝眼睛无比安静地向他望过来。在那一刻,那场雨中的所有情节都成为慢镜头,时间轴被浓云遏住,雷雨的天气,唯有电光和中原的眼眸甚明亮。

清凉殿后有一棵三寸厚的高大三盖松,枝叶垂落至水面。石桥上稀疏长出一层...

16 59

想了想我脑内的太中,应当是甜蜜与“操你妈”之两者交融复杂的情感体验。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把空洞填满,眼眶沾湿,把嘴唇咬破,身体烫热。

6 51

我对大佐和你chu:一种自娱自乐的爱。

2

【双黑】小团圆

*把点文的大正浪漫和恋情强于死写在了一起

*总的来说,是一个不太明显的大正爱情故事(。)


我怀疑那次,声音好低的那个是你。


 许多年后,中原中也仍然能够清晰地记起太宰治少年时模样。那时他站在满庭夕阳明灭乱流中,黑发鸢眼,整个人笼罩在锋利冷漠的气质中。有鸟雀扑棱棱地飞起来,羽毛阴影落进他的眼睛,是一抹鸽子灰。他漆黑大衣与额角乱发在港口海风中猎猎交缠。    

   中原中也十八岁时遇上十八岁的太宰治。那时太宰治刚刚跟随森欧外进入帝国军务省,还谈不上功成名就,却已声名鹊起。而中原中也还是心无旁骛的少...

最近因为三次元的事有点心乱…现在终于安定下来想要复健。开一个太中的点文,占tag抱歉。大噶有什么想看的梗吗www

21 11

茫茫夜


*一个片段,大概是我的真实文风【
*交完论文之后已经完全不会好好说话了…



我曾和他彻夜欢爱。他说我往往延宕欢愉,似仙似魔,纵情暴露沉沦得无以复加。他说我越沉沦,就越粗暴。粗暴又温柔,波然欲坠的温柔吻住他。

我和他头一次一同出去,是在一个茫茫夜。我起身欲走时,我们才首度对上目光。中原中也的眼睛是一抹潋滟烟波蓝,定定看进我眼里真是无心肝。我自惭形秽,糟糕的吱唔其词把脸烫红起来,完全不符合我的疏冷内心。也许我说了,不走吗?

中也牵动一下眉睫,说走呀,零碎东西已初进包里,一旋身已轻盈离开椅子,黑大衣黑礼帽,帽檐下露出一点橘红卷发,走在我前面迳自直走出去,把他修长富弹性的背影放肆展露给我。

我略一瞥已尽入眼底...

11 61

玩文炼时cp脑发作,被这张短便条撩得怦然一动。感觉像是两人隔空互怼,扯些闲话,脑补了太宰漫不经心说完这些,突然压低音量小声说:“好想你呀。”然后很轻快地,轻声撒娇似的,叫了对方一声sweet heart。

8 98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

1 8

【双黑】最爱

*一个我流爱情故事。 改了很久,还是不太温柔。给@轩辕氏汤圆 

(我终于学会怎么在老福特上艾特人了


中原中也苏醒在夏天的某个清晨,他从漫长的梦境中醒来,望见太宰治坐在他床边,静静凝视他。那时窗外浓密的树木间鸟鸣不断,黄昏的光颜色暧昧,窗外忽然翅影重重,有鸽子在他身后翩飞。太宰治望着他,轻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感到恍惚,阳光越发地淡,一缕细细的光线从窗帘的夹缝中落进来,落在他瘦得有些过分的手腕上。太宰治的名字哽在他喉咙口,让他的心脏无可抑制地牵痛起来,幻象从起点缓慢地推向终点。那是他与太宰一起完成的那个任务,在一切的一切末尾,爆炸声轰然地响起来,他看见...

3 176

用五十年融化你,成就金禧一吻。

*循环了一天的歌词,cp脑怀着私心悄悄脑一下太中_(:3」∠)_

脑补出了一场双影帝paro的城市故事。十分狗血暴乱,浮华盛世做分手背景,曾是命运的不得见,然而终于得到阔别多年后的久别重逢。故事发生在世纪末,是横滨下了雨,他们的旧电影重映,大银幕在广场上亮起来。提醒他们曾有过那样的好时光。影片里广场长廊上圆柱筑成半圆形,还年轻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数过大半时,在一列无人踪的柱影底下俳恻亲吻,听见群鸽西归疾雨般扫过耳边,忘记了数到第几根柱子。那场景热烈,飞扬又缠绵。

那时所有摩天楼都亮著灯。放映空前成功,每一幕年轻人都鼓掌,许多人睡著,许多人相爱。片子无休止放下去,银幕上...

4 31
 
1 / 3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