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太中】薄扶林道

*太宰治×中原小姐,中也性转

*一个甜饼,非常短


窗外是山林间的小屋,深秋的天空,树木的叶子逐渐变红了,季节交替,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亚麻色窗帘边,盛开着这个秋天最后一朵山茶花。中原小姐坐在地毯上,太宰治坐在钢琴边,于是他就这样看着他的女孩从厚厚的书卷中浮出水面,看着她起身,伸手越过木制的窗框,折下那朵枯萎的花枝,把它斜斜地插在钢琴上的花瓶里。

他们的影子交叠在落地窗澄澈的玻璃里,亲密得像是一体。远处山峦绵延,天高海阔,而他只看得见那双湛蓝的眼眸,在逐渐变幻的深秋景致里慢慢地抬起,抬起……最终落进他的眼眸里。

“怎么了?”

中原中也看着玻...

6 134

一个许久没读书的人向大家推荐我一口气(夸张)读完的《焚舟纪》。有张力的观感秾丽的带些许情色的童话集。 ​​​

1 27

诸君!诸君都起来都起来!来看看这个绝顶好看的本儿!!

轩辕氏汤圆:

*长图注意

预售链接:《参商》

预售时间:4月21日晚8点—5月20日左右

外封: @白砚川 

排版/宣图: @sonder 

内封: @Ven 

插图: @十六番番~ 

特典: @原岛 

赠品: @淺月Asako 

Guest: @直沽  @人来我逃。 

和 @梓木 小姐的本宣出来啦!能和梓木小姐一...

563

【双黑】生香

*太宰从侦探社移籍到黑手党”的设定,bug众多

*搞来爽一爽,ooc慎


拿到侦探社的移籍书的时候,太宰治长出一口气,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出于轻松,或是出于感慨。

从侦探社到港黑的移籍书只是一页没有重量的白纸,真正赋予他权力的是港口黑手党总部发出的识别番号和虹膜密钥。但那张纸上有中原中也亲笔签署的名字。是太宰治熟悉不过的笔迹,平假名与片假名拼凑出他熟稔于心的名字,末尾拖出长长的一捺。

太宰治定定地看了那份签名一会儿,像是要从中揣度出中原中也落笔签字时面上的表情似的。但那毕竟只是一张白纸,再怎么端详也端详不出什么端倪来。

他一松手,那张纸被强劲的海风自手中一把夺去,翻卷着吸入天空...

【双黑太中】东风不知

汤圆宝贝儿真的太棒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喜欢汤圆的,她超级好,我很想娶她。

轩辕氏汤圆:

 @直沽 给我超级超级爱的好直沽!直沽生日快乐!



*爆肝产物



——



太宰治没有心。



他生来一双慧眼,自幼便会窥探人心,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奇特之处。周围无论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是那垂垂老矣的老者,都有一个名为心脏的东西。而自己胸腔里头却少了个吵吵嚷嚷横冲直撞的家伙,安静得像被荆棘包围的一座空城。如果把其中注水,轻轻摇晃,还能听到水波撞击四壁那空荡荡的声音。正因如此,太宰治在夜深人...

444

【双黑】一夜佳话

*首领宰x干部中

*有结婚情节,ooc慎


港黑首领太宰治和干部中原中也结婚了。两人出差回来,上午去办手续,下午全港黑都目睹了首领戴着左手无名指那枚祖母绿达碧兹戒指招摇过市。

一时间横滨上上下下暗潮涌动,喜闻乐见。彼时樱花开到六分,日日新闻争先恐后抢报花讯,而众人亦终于解谜了一段公案,纷纷议论起这两人婚讯。那天下午港黑大楼中无人再有心思工作,纷纷在桌子底下刷社交软件,手机屏幕明明暗暗。说起来,太宰先生与中原先生之间的情愫实在太过明显,明眼人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如今这两人终于修成正果,简直是横滨一大喜事。下午茶时间有人开香槟,冰块与玻璃杯壁碰撞,明脆声音亮如满城的碎钻。在这个午后,整个...

卡文了,摸鱼混更(。


“那是个完全不适合我的人。莽撞,冲动,总是习惯用暴力解决与我相关的问题。每次在一起训练,他都试图让我一败涂地。可他大概不知道,我永远记得他那时的眼睛,那双眼睛那么亮,比什么都要漂亮。”

“在我们一起执行任务时,他有个习惯,在最后一击之前,中也会这样”,太宰治抬起手,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我们分开的那天,他以为没有人看见,可是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他又悄悄地对我这么比划。他大概是想说如果他赢了,我会永远记得他,而他会把我忘掉。他以为他是谁啊?从开始到结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初恋了。总有一天,我也会忘记他的。“


3 36

等到忙完这周就会挤出时间写新脑洞……我已经按耐不住想写少年双黑了。大概还是玩1874梗,没能说出口的天荒地老,和一个绝顶相配又从未遇到的假想恋人,他活在时间的灰烬里,而少年太宰的鸢色眼睛在恋人面前溶成蜜酒,灯火和陆地。等到有一天,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双眼。
有一天他们都化成灰,融进时间的长流里,被历史遗忘。但总还有点什么,总还剩点什么——那点渺小的东西亘古不变,证明他们存在过,相爱过。

20

【焰钢】落花流水

*香巴拉后续,一个意难平产物


罗伊走进房间的时候,爱德正在与衬衫的暗扣和外套上的绶带作斗争。他的衣服被雪打湿了,此刻正在火炉边烘干。他背对着罗伊,裸露的肩背有着细腻而明亮的蜜色皮肤,那生机勃勃的颜色会令人联想起金色的焦糖朗姆酒和洁白的鲜奶油混合而成的香甜烈酒。窗外大雪纷飞,山间的小路已经被彻底地掩埋了。

爱德的金眼中隐约还有阴郁的灰影,却又有顽强的微笑神采,让他想起某个已经远去、不会再回来的旧时。

罗伊还未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他已伸出手去,触碰了爱德的发丝。对方迷惑而不安地移动了一下,却被他按住了肩。

“别动。”

他的手指顺着爱德华的鬓发向下滑,探进衣领,小...

8 57

我在磕cp时怀的是末世狂欢式的爱,爱一天算一天,不敢做天长地久的打算。

64
 
1 / 5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