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想搞娱乐圈paro……设计师宰和模特中原小姐,中原小姐轮廓嚣艳,蓝眼睛是一汪海。宰用墨绿胭脂在那赤裸肩背上写俳句,笔锋淋淋漓漓没收住,末了长长的一捺沉没在缎子束腰里。阳台外头明月照人来,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

2 20

“你很美丽,我喜欢你的头发,那些小小的波浪,它们一定是天然的。它们这么长,你一定留了很久,我从头到尾都喜欢你。” 

“不,头发原是直的,烫了三个多小时,烫成这个样子。你是一个孩子,你不明白,没有一样事是真的,在太阳底下,没有一样是真的。” 

19

【双黑】谪仙记

*首领宰×干部中

*随手摸个鱼,ooc慎


许多年后,中原中也仍然记得太宰治最后一次亲吻他时的场景。那时他为了任务入乡随俗,裹着薄薄的纱,只露出一双湛蓝眼眸,大马士革玫瑰与突厥蔷薇的香气自衣料角落逸散出来。那时太宰治抚摸他的发丝,嘲笑他:“中也这身打扮,好像土耳其后宫的妃子。”

中原双臂攀上他的脖颈,正欲吻未吻,闻言攥住对方的领子:“那你是什么?好色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

“也许吧,”太宰治埋首在他的肩头,“中也爱我吗?”

“是什么让你问出这种问题来?”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脸。那样一张年轻俊俏的脸,时间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他曾在梦里把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全部故...

和汤圆的一个可可爱爱问卷!

和汤圆宝贝儿 @轩辕氏汤圆 一起填的一个可可爱爱问卷!


1. 请问对方的称呼是什么?平时你们如何称呼对方?

汤圆!平时的称呼的话,汤圆宝贝儿!汤!

 2. 形容一下对方,要求夹带比喻,比成动物或者事物。

汤圆在我心里就是甜甜的汤圆呀!热乎的糯米汤团!里面是晶莹剔透的桂花馅儿和香甜饴糖,点着一抹细细的新雪一样的糖霜(吸溜)不过觉得汤圆也像金平糖,是特别甜的、亮堂堂的女孩子! 


3、给对方起一个高度概括,有创意的绰号。

珍珠翡翠白玉汤!


 4、两人有身高差吗?差多少?

没有哦!我们一样高hhhhhhhh


5...

2 15

【双黑】一段云

*大正paro,学生宰×少年杀手chu


太宰治此生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还年少。他在横滨长大,十七岁那年春日来到京都,遇上了中原中也。京都风物清崛,亦多清物,紫藤花沾满雨气。

年仅十七岁的太宰治在那年初夏,在一场洗尽残春的大雨之前,在漆黑的街上与中原中也萍水相遇。那时候,年轻学生常常光顾附近的书店,买两本外国书,然后来到书店附近,在茶点部等地方喝咖啡,抽一支金蝙蝠香烟,最后回到家里。那一日太宰治去买当时书店特有的灰色底子配深灰色斜格的信笺和信封,拎着书袋缓缓往家中走,在街道上遇见了橘红头发海蓝眼眸的小少年。

那时一只飞蛾飘飘悠悠地贴着地面飞过,店铺早已打烊,...

离鸾别凤烟梧中

*把那篇《庭树不知》后续的大纲放上来,如果还有人看的话我就写完233


“沛长公主,将军元妻,丽且慧,性骄奢。无疾而终,葬中庭。”

——《王侯传·异姓侯》


长公主下嫁杨平,两个人斗了一辈子,成了最了解对方的人,两个人为了自己的国家和百姓而战。这是最为彻底的相互占有,最彻底的恋慕之战。多年后长公主终于联合政敌扳倒了枕边人,在朝堂上,长公主还是站在三十二扇水墨山水的屏风后,听着杨平被贬为平民的旨意,却没有想到自己被政敌所欺骗,杨平刚刚走出大门,就被暗算,万箭穿心,被诛杀大概是功高盖主的臣子们的宿命。长公主心痛难抑,踉跄着从屏风后走出来抱住自己的夫君,杨平躺在她的怀中,...

9 49

【焰钢】黄金缕

*海的女儿paro

*一个甜饼,想写金尾巴的小人鱼豆


当小人鱼爱德华在成年夜头一次浮上水面时,天色正暗沉,委实不算是一个好天气。狂风骤雨即将袭来,月光与星辰被乌沉沉积雨云吞入腹中,海面漆黑如镜面,在沉沉海雾中,有海轮如黑影般缓缓驶来,像是误入大海的沉重野兽。

爱德在海面上探出头,肩膀以下的部分都浸没在海水中,这是年轻的小人鱼第一次来到海面之上,在此之前,爱德对人类世界的全部认知都来自于书中。风吹得很冷,爱德感到自己的头发上被寒气蒙上了一层霜。

许多年后,爱德华仍然记得这个惊涛骇浪之夜,月光从乌云的缝隙照射下来。他在水中捡到了一个黑发黑眼的年轻男人,男人非常年轻,异常英俊。他...

4 41

【杨平×青萍】庭树不知

*看完电影的一个脑洞,少将军×长公主

*联姻梗,假设双方都没有死,那么他们会不会就有未来


“将军杨平,年二十,立奇功,退敌三万,芳百年。”

——《王侯传·异姓侯》


许多年后,青萍再度想起自己此生头一次见到杨平时的场景。那时境州漫天大雨,少年将军站在尸山血海里,居高临下,手中一柄长刀抵在她的脖颈上,潮湿的雨水贴在少年英挺的面颊上。

她记得他是如何俯身下来,呼吸的热度扑在自己渐渐冰冷的脖颈和耳根。她记得自己是如何将匕首刺进少年的后颈,他伏在她身边的地面上,黑发从盔甲中散落下来,与她染了血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大雨冲刷过境州的土...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觉得,人生真是没有意思。做的每一条人生规划,都没有意思。能触及的每一件事,能去爱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意思。

1 25

【双黑】失楼台

太宰治遇上中原中也的时候,两人都衣冠楚楚。那时候正是黄昏,太宰治正站在歌剧院门口的台阶上,波洛领带和衬衫领扣散漫堆叠,俊俏脸庞被阳光染出一点夕烧颜色。黄昏时分一滴阳光落在他英俊面颊上,正好落在微微抿起的嘴角处,说不出的温柔余裕,好像一点面靥。那时中原中也刚刚从车上跳下来,不用人搀扶,鞋尖甫一落地就望见这人,于是也就站在那里,愣了神。

都是人生的,这人怎么就偏生不见老呢。中原抬头看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十几年前他初见太宰治,那时这人就这样站在书房里,黑发鸢眼,少年模样,说不出的俊俏挺拔,一件漆黑大衣从肩头罩到脚跟。森鸥外分外和蔼地和他...

 
1 / 8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