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珠流璧转

怀疑是因为打了psycho pass的tag()

1

【双黑】沉疴

*非常短,摸鱼复健

*大概是那篇《最爱》的补完


正午时湛蓝天空美得无常,而云映在中原中也那镜子似的瞳孔里,澄澈如洗,透着一种刻骨的厌倦。他盯着杯中摇晃的酒液,说:“对我来说,除了生死,什么都不算离别。”

太宰治与他曾动地惊天燃爱过,然而终究变成中原中也口中“浊世横流谁没爱过几个傻逼”。他想,他将我当其中那几个傻逼中一个,他不知我曾那样的,那样的爱过他。他终究也不想懂得我,我想我也不是那么懂得他,尽管谁不想终生被无尽的懂浸泡着,但我还是紧紧地拥抱住他,用双臂将他禁锢在我怀里。我们如同两条平行线,下半生永恒地相依相伴,却永无交集,可那又怎么样,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除了死亡,没有人能把我从...

1 56

爱不能让我冲昏头脑,美色才可以!这种被美色冲昏头脑的感觉宛如怦然心动一般珍贵!

北哲帅响全世界:

朋友 吸佐吗?

39

看完cucumis的nightmare,百感交集。香巴拉的套路就是好梦由来易醒……中间有奇怪的情节,但是在阅读的时候,却全部都是接受的、同情的、甚至是惊喜的。因为读到的,全是对缺失的寻找和忠贞。最后简直在心里哭到停不下来。是罗伊在焰火中望见爱德华,宛如黑云疾雨金屏风的美感,是天高路远,梦长君不知。
——“正是因为抱着与你相见的希望,我才永远认为最崎岖的路是最好的路。”

16 35

这世上有我牵动全身心来喜爱的、不存在的人。

2 14

白露歌

*谷崎直美x芥川银,拉娘,ooc慎

*心情不好,搞来自己爽一爽。

*有一点点太中。


横滨往事


说是往事,其实不过是自己所经历的一些岁月。芥川银十九岁时随兄长初到横滨,在那里念了四年书,遇上谷崎直美,再后来走得很远,暌违日久。少年时去过的地方,当时或许不经心,时间越久,记忆竟越清晰。

银十九岁时已经精通潜入暗杀一类的工作。然而这也并不妨碍她读书。夜里刚抹了敌对方头目的脖子,白日归来,便冲个澡,脱去夜行衣,露出黑色面网后遮蔽着的细致眼角,银其实是个极其清秀美丽的少女。看一眼钟,还有闲暇去隔壁学校听一节文学史。银初...

10 87

没有的。

11

愿我对你长情不减

太喜欢这篇了呜呜呜呜呜呜……抱住汤圆猛蹭!想告诉全世界她有多好

——“气象殊异,而于我而言你永远是你。”

轩辕氏汤圆:

@直沽 送给我最爱的直沽。


因为太短就不打tag了。


愿我对你长情不减


——


我是在十六岁遇见他的。当时他的笑容就像一枚闪闪发光的硬币,不安分地躺在许愿池底部,但他又与那些锈迹斑斑的铜币们不一样,他崭新且漂亮,年轻且充满活力。


他从我身旁路过,我早已在心里回放了千百遍这个镜头。我将这个瞬间提取出来无限放慢拉长,短短一秒也可成为一个世纪。我想象着如果我能在最恰当的一秒拉住他的手,我便能恰到好处地对他发出一个简单又不失礼...

133

【双黑】俄顷一梦(4)

*娱乐圈paro

*说好的破镜重圆


"啊!吵吵闹闹的相爱,亲亲热热的怨恨,无中生有的一切,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到爱情正是这么一种东西。”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中原中也醒来时天还没有亮,白纱窗帘外,隐隐漏了一缕朦朦胧胧的天光。落地窗开了一丝小缝,清晨的风吹进来,轻薄的窗纱,极细微地起起伏伏,浪潮一般。

如此寂静的清晨。他睡在梦里,睡在雾气里。头顶是自家巴洛克风格的吊顶,身边……

是太宰治。

身体上传来重量,床单上是熟悉的蔷薇花...

【焰钢】心火


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好似风雨过潮涨。

许多年之后爱德华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风携卷着水汽从轮船舷窗里吹进来。西印度樱桃的晦暗香气有别于这世上所有花木。他看着罗伊,眼神里有一种……燃尽后从废墟里透出来的神采。他说,你离开的那天,我忽然有种异样的安心感。命运拿走了我最想要的东西,从此我跟它两清了。我从此不觉得命运对我有所亏欠。

他望向他,眼神那样眷恋而审视,像是恋人一只柔柔的手,缓慢刮过他眉眼面庞,渐渐剥落下岁月所赋予他的全部冷肃痕迹,扑簌簌如石膏雕像的细腻灰粉般,裸露出其下的真实面颊,是二十九岁的罗伊马斯坦,情知此生已毁,不断有亲爱的人葬在风中,不在火中。却不由自主地拥抱住另一团温暖炽烈的小灵魂。

你不...

10 36
 
1 / 4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