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沽

水晶灯下说天气

【赤安】裙下之臣

*赤井秀一×安室透,透透性转

*随手写个段子,是甜甜约会,FBI和公安姬在舞会前的小插曲


八时整,安室下楼赴约,她看到挂在车内的淡灰色大蓬跳舞纱裙,不禁莞尔。

她望了一眼警察厅高耸入云大楼,说:“上楼换衣服倒是没问题,只是一会儿我穿着这件衣服下楼,同事们会活活笑死。”

赤井秀一沉吟,提出建议:“我可以载你回我家,你可以在那里换上舞裙。”

然后他看见安室小姐伸手拽开他的车门,短暂沉吟:“不用了,你把车子开到僻静处。”

为了配合舞会氛围,今天赤井秀一开的是辆六十年代式样的老好雪佛兰,车后座无限宽敞。他眼看着金色发丝海蓝眼眸的美人接过他手里那件灰色乔其纱蓬蓬纱裙,裙摆...

13 72

【赤安】城市恋爱

*赤井秀一×安室透,透透性转

*有开车暗示,许多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色情妄想,ooc慎


留下听一千个故事至准走


赤井秀一从来没有想过,那位与自己剑拔弩张、寸步不让、反目成仇的枕边人有朝一日会变成女性。

在他醒来时,安室透正躺在他身边熟睡,洁白被单拥在胸前。在被单下隐约露出一片蜜色肌肤,阳光细细勾勒出手臂与腰身的线条,再向下延伸,是胸口处温柔如东南丘陵的线条。阳光在她的锁骨窝处积成了小小的湖泊。从起伏的轮廓边可以看出,在被单遮掩之下的,是两条橄榄色的长腿。

在赤井秀一眼前的,确实是变成了女性的安室透。

初秋的早晨,冷气机微微呻吟,阳光淡淡,从米色窗帘照进来...

7 192

明年你还爱我吗?

20 17

【双黑】黄玫瑰呼叫你

*太宰治×中原小姐


中原小姐说:“我觉得他很美,像个心事重重的坏蛋。”

“他”指太宰治。


中原小姐说出这话的时候,太宰治正扳着她的下巴与她仰头接吻。彼时她刚刚结束一场收集情报的任务,款款走出衣香鬓影交际场。赤裸肩背与锁骨窝中扫一抹金粉。脸颊眼尾吊一抹薄红,与窗外的玫瑰色薄云相映衬。

他们两人在马车车厢中缱绻。彼时中原小姐披一件丝绒斗篷,里面贴身礼服的料子也是丝绒,漆黑得浓酽,后背剪裁极低,一路破到腰间,线条危险而优美。一弯身,整道脊背几乎都裸露在外,白皙肌肤一览无余。

太宰治拨开中原中也胸口的钻饰,指尖轻轻点在那片肌肤。一滴酸凉的碎钻锥在那白皙锁骨的凹陷处...

4 247

【赤安】声息

*一个婚后小甜饼,有零君怀孕描写


“那个……今天我去调犯人的户籍资料,顺便看到了降谷君的。”警察厅内,年轻的警员压低声音。

“如何?”他的同伴整理着资料,漫不经心问道。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降谷零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年轻的警员沉痛地说。“六月一日,因为结婚入籍,改名赤井零了。”

他的同伴的眉心奇异地扭曲着。“那么可爱的一个人……怎么会姓赤井呢?”

“降谷先生前些日子刚刚请了产假啊,说起来,还是赤井先生陪同他一起来的,你们不知道吗?”

“……安静!不要在走廊里喧哗。”

走在最前面的风见站定了,面无表情地回头盯视身后窃窃私语的下属们,一言不发。见他们都诚惶诚恐地闭了嘴,才...

5 183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非常好奇!悄悄问一下⁄(⁄⁄•⁄ω⁄•⁄⁄)⁄

9 6

死于威尼斯

*一个片段,年少抛人容易去

*神父宰×吸血鬼chu


点头回礼时的神父依旧带着同样的笑容。中原中也有些炫目似的眯起了眼睛。

他皱了皱眉,拇指轻轻拭开杯身上的雾气。明净的水晶杯映出他的脸,就像是对着一面轻微失真的镜子。年轻的神父太宰治眉目如画,衬衫洁白,云母镶金的扣子一路扣到喉间,领结是手工缝制,上好挺实的丝质在灯光下反射出流水般的光泽。领口悬挂一枚挂坠盒,链坠末尾延伸到马甲口袋中去。

大概不会再见到这家伙了——年轻的吸血鬼望着那张即使活得再长、大约五十年就得回归黄土的那张脸,试图将它铭刻在脑海中。虽然不至于永远,不过在接下来的三百年,中原中也的容貌都不会改变,...

7 163

给一个醉玉颓山桑弧蓬矢掷果盈车的美丽汤圆的repo

就在今天,我收到了汤圆宝贝儿 @轩辕氏汤圆 的美丽本子!!!

我雀跃!我飞升,我打起手鼓唱起歌,我坐着火车去拉萨,我跳起来敲锣打鼓挨个儿从大家书桌前电脑前电视前游戏手柄前窗前灶前巡游一圈!

拆开快递的那一刹那,我立马感到自己被香槟色芬芳泡沫裹起来浮上了天空!这美丽封面!明信片!美的像是金亮亮的暮色!伸手在快递盒子里掏一掏,还倒出一张洁白美丽的手绘,画中是顶着独角兽尖角的精灵一样的小少女,再抖一抖,还有一枚银杏叶飘飘摇摇落在手掌心。


……简直太可爱了!!!!

我被汤圆甜得神思不嘱!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小女孩!

拧开床头灯细细看本子的时候,感觉自己像在...

2 25

想搞娱乐圈paro……设计师宰和模特中原小姐,中原小姐轮廓嚣艳,蓝眼睛是一汪海。宰用墨绿胭脂在那赤裸肩背上写俳句,笔锋淋淋漓漓没收住,末了长长的一捺沉没在缎子束腰里。阳台外头明月照人来,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

2 95

“你很美丽,我喜欢你的头发,那些小小的波浪,它们一定是天然的。它们这么长,你一定留了很久,我从头到尾都喜欢你。” 

“不,头发原是直的,烫了三个多小时,烫成这个样子。你是一个孩子,你不明白,没有一样事是真的,在太阳底下,没有一样是真的。” 

23
 
1 / 9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