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舌下生青蔓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这种事,你必得历尽劫波才叫他看见。”

【梶与】深青

  
  *看完那张柠檬小哥的官图之后的脑洞,为梶井吹一波时髦值
  *大概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期
  *梶井的一记直球,大概是个告白
  
  彼时梶井摘下巨大护目镜,侧脸向门边看过来, 酡红色的清淡光线映在他的侧脸上。这一天他的着装似乎被刻意打理过,常年不变的白大褂和夹脚木屐不见了,衬衫领口第一颗纽扣随意敞开,栗子色碎发贴在他颈侧。他眼神夹杂天才独有的玩世不恭与些许狡黠闷骚气,是狂热的天才科学家与略微怪诞却清秀的青年的混合。
  窗外浓郁的落日笼着淡金色连翘花,梶井基次郎手边高高堆满表皮颜色如水彩一般的柠檬。而他坐在玻璃窗前,大部头书籍和各式各样玻璃试管包围了他。窗帘垂落在他身侧,木质窗框把他框进...

忽然心慌,证明一下自己真的有在认真写点文

百粉点文拯救咸鱼

刚刚摸上主页发现百粉了(。・ω・。)ノ♡按老福特传统来个点文,占tag抱歉
一直觉得自己笔风实在稚拙的可以,但还是怀抱着一点小小私心,想给那些故事中暂时辗转求不得的两个人一个美好结局。沉迷给自己喂糖,没想到会被大家喜欢……蟹蟹小天使们喜欢呀!(猛然比心
cp限太中、芥敦、尊礼、崔槙,因为时间海太冷了,所以相关cp我基本上都吃的~欢迎自带梗带脑洞
(其实超想试试写新双黑来着,不过一直怕ooc
旁友们有什么想看的欢迎告诉我呀!欢迎点文拯救这条咸鱼

【双黑】去年今日

*双影帝paro,大概可以算是那篇《盛世恋》的后续

*一个多年后的双黑迷妹的自述

*艰难的复健之路(。)


我头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是在一节选修课上。那是一节冗长的电影史,中间放映了老旧电影的片段,正值他的少年时。放映机空转的声音中,银幕光影明灭里,我看见黑发与橘发的两名小少年背光站着,长长黑暗走廊尽头扑进日光和白鸽羽毛。港口的海风卷携着咸腥味道席卷过来 。他们不紧不慢的并排走向同一个目的地,中原中也的蜜糖色头发映在光亮地砖上,是日光倾城。

那一刻我被他们面容击中,仿佛站在瀑布底,被他年轻脸孔承载的的岁月洪流冲撞到难以呼吸。下课后我着魔般查阅他生平资料,一厢情愿的将...

想了想大概是我对HE的要求太高了。HE是什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是活着时浮生百万只爱你一个,是死后抛下身躯千里迢迢快马加鞭赶回要见你一面,是有始有终,是至死方休。
而你cp大概是永远不会这样的……他们有他们的相爱方式,只是我总还怀抱天真想法,想看他们怀着一腔热忱和几分天真好好谈个恋爱。可那也就不是他们了。

忽然发病,解释一下我为啥没写出情人节贺文……(虽然也没人在意这个)


【太中】巡礼之年

中世纪paro,一个睡前故事

一个套路宰,一出蹩脚浪漫剧

诗人太宰,和他所爱的玫瑰花精中也


  “太宰,你老了。”

  中原中也坐在桌上这样对他说。彼时他坐在卷帙堆叠的老橡木长桌上,俯视桌前的太宰治。春天时他忘记修剪花枝,开满了花的玫瑰藤缠绕在诗人的书架上,太宰治不得不从密密盛开的玫瑰下钻过,扔下手中的鹅毛笔,看向自己的恋人,“所以呢?”

  “我们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你会变老。可我不会。”中原中也看着他,蓝眼睛里仿佛浸了露水。他看向太宰治的脸,那张脸依旧英俊,桃花眼眼尾上挑,非时光不能发酵出的风华烈烈。然而中原中也...

【双黑】盛世恋

*双影帝paro

 *一个发生在世纪末的爱情故事。


"太平盛世里的爱情故事或许不过如此。"


  太宰治的新电影发布会上,有人往台上投掷鲜花。沉甸甸的一小束,用白棉线捆成一小束的黄角兰和茉莉,一端绑着墨迹未干的纸条,上面写:太宰先生,对于爱,你是否已学有所成。

     他的回答被当时在场的记者记录下来。当时这名荷里活影帝回答说,痛苦未曾被了解,如你所见,我笨拙的生活了二十余年,但爱已经被我学成。

     那是世纪末的荷里活,长焦...

我爱文野,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双黑】合久必婚 02

* 之前那篇《合久必婚》的后续,婚礼那件小事

*只是私心想写婚礼,顺便苏一发中原小姐

*一个甜饼,OOC慎


 Hello my wife, welcome to my life.


中原中也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抹冰冰凉的嫣红在脸颊化开,尾崎红叶为她上妆的手势轻柔,仿佛在描摹一朵玫瑰的纹路。

     她攥紧裙摆,然后又松开,十分不想承认自己在紧张。

   ——婚礼啊。

   “中也你在紧张?”尾崎红叶看着自家孩子,...

1 / 3

© 直沽 | Powered by LOFTER